午夜烧烤

吃烧烤

晚上,活跃在校外马路上的学生越来越少,那些流动在街边的烧烤摊也在慢慢撤走。最终马路上一个人影、一个烧烤摊都没有了,只剩下漫天骤然聚起的大雾。

“真是邪门儿了,刚才还好好的呢,怎么突然起雾了?我看咱俩还是回宿舍吧!”杜新月面露怯色,开始打退堂鼓了。

“等一下!听说梁明明失踪那天也是这样的大雾天气,我想咱俩已经快要接近事情的真相了。再耐心等等,说不定会有发现。”杨木年一把拉住杜新月。

就在这时,原本寂静无声的马路上突然响起了一阵沉重的行车声。两人不约而同地伸脖子往外看去,只见一个瘦弱的男生骑着卖烧烤的三轮车晃晃悠悠地行了过来。车子看似很重,但那个男生却踩得丝毫不费力气。

“那人我认识,他叫徐林,以前是这所学校的学生。”杜新月擦了擦眼睛, “这大半的卖什么烧烤啊?”

杨木年点头道: “有点儿可疑,过去探探情况。”

徐林摆好烧烤摊后,杨木年和杜新月走过去找了张桌子坐下,装作来消费的样子。

“老板,给我们来两串烤鱿鱼须,还有……算了,就先这么多吧!”杜新月看了一眼油腻腻的烧烤架,瞬间没了胃口。他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同徐林交谈起来,可徐林似乎很忙,压根儿不搭理他。

杨木年见杜新月碰了冷钉子,生气道: “老板你有那么忙吗?”

“对,我很忙,怠慢了二位,实在不好意思。”徐林的声音冰冷阴森。杜新月隐约看到一股寒气从他的嘴巴里飘了出来,他不禁打了个寒战。徐林似乎感应到了杜新月身体的变化,他咧开嘴无声地笑了。就这一笑,差点儿让杜新月叫出声来,他看到徐林露出来的牙齿竟然是一颗颗犹如锯片一样的利齿。那些牙齿一片猩红,上面还残留着某种动物新鲜的血迹。

杜新月也感觉徐林在注意自己,他赶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端正身体故意不看徐林。

“抱歉,让两位久等了,送上一份黑白烤肉丸以表歉意。”徐林走过来把盘子放下,他转身过去的时候用那只露在头发外的眼睛冷冷地看了杜新月一眼。

“客多?”杨木年觉得好笑,这里除了他和杜新月还有其他人吗?他转了下脑袋,顿时惊呆了:也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了几伙人,把剩下的桌子都占满了。大雾中他们的脸模糊一团,看的不是很清楚。但从那些人翘首以盼的样子可以想象出他们垂涎欲滴的样子。

“老板我们要只‘烤全羊’!”有个人喊道。

“好,马上就好!”徐林大声回道。

杨木年“扑哧”-声就笑了:你就吹吧!还“烤全羊”,我倒要看看你这小小的烧烤摊哪来的“烤全羊”?他示意杜新月也跟着看笑话,却发现坐在他对面的杜新月此刻全身僵硬,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恐惧。

烤全人

“新月,你怎么了?”杨木年伸手推了一下杜新月。杜新月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一把抓住杨木年的右手地颤抖小声道: “木、木年咱们走吧!徐、徐林他是鬼啊!”

“别瞎说,我看你是胆小害怕了吧?咱们还没问出梁明明的消息,怎么可以一走了之?先吃点儿东西压压惊。”说着,杨木年就从盘子里拿起一串烤鱿鱼丝递给杜新月。

“啊!”杜新月一看那串东西,马上尖叫一声同时往后一晃坐到了地上,“快拿开!那是人手,是人手!”杜新月恐惧地看着眼前的东西。

说好的烤鱿鱼串原来是两只被抽掉手指骨的人手掌,十个拔了指甲盖的手指头被切成无数细丝放在铁板上煎烤,三分熟七分生地端了上来。杜新月甚至能看到那些像蚯蚓一样的筋脉缩成一团,附在猩红色的手掌肉片上。而那份加送的黑白烤肉丸竟然是一粒粒死人的眼珠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