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节夜谈

习俗

七月半,鬼节。

不管信与不信,同学们都减少了晚上的活动,早早地回了宿舍。平时热闹的校园变得冷冷清清,只有操场正中的草地上坐着四个学生。他们彼此并不认识,但能够在鬼节的晚上有胆游荡,也算是有缘分。于是,他们渐渐地聊起天儿来。

叫李铭的男生说: “你们为什么不回宿舍昵,不怕遇到鬼吗?”

叫晴美的女生说: “遇到鬼有什么可怕的?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无论是不是鬼节,我总能看到鬼!”

叫晓萌的女生说: “我也一样,经常见鬼!我说给身边的人听,他们根本不信!”

还有一个叫阿鹏的男生也说: “我也是!小时候遇到了一些怪事,就开了‘鬼眼’,总能看见鬼!”

原来是这样,大家还真是有缘份!于是,在这个特别的晚,他们决定讲一讲自己为什么能够看到鬼。

晴美第一个讲了起来:

在9岁之前,我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和大家一样,不相信世上有鬼。但是后来,我犯了一个禁忌。

那年冬天,我去乡下的外婆家玩儿。外婆家什么都好,就有一点儿很奇怪:家家屋里都放着一个大瓦罐,里面不知道放了什么,不许小孩子碰。小孩子的心是好奇的,所以我特别想看。

有一天,我和几个小伙伴一起到一个叫妞妞的姑娘家里玩儿。妞妞家也有一个大瓦罐,妞妞说里面是她家的祖宗。我是城里的小孩,觉得妞妞的说法不科学,就和她争辩了起来,各说各的理。后来妞妞生气了,说:“你是城里来的大小姐,懂得多,那你胆子也大吧?我妈妈说了,这瓦罐里面的东西不能沾到眼皮上,你敢试试吗?”

其实我心里有点儿害怕,但当时赌气,也顾不上那些了。于是,我当着大家的面,把瓦罐打开了。

就在瓦罐打开的那个瞬间,一种奇怪的感觉遍布了我的全身。我感到全身所有的毛孔都张大了,丝丝地吸着凉气。我看到瓦罐里是一种泥土样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就沾了一点儿抹在了眼皮上。

麻麻的,还有点儿腥,其他的没什么了。

妞妞看到我胆子这幺大,而且看到里面并没有跑出她家的祖宗来,就没说什么。当天小伙伴们不欢而散,我独自往外婆家走。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怪异的一泰前方的大树上吊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人,她双脚晃晃荡荡,离地很远,舌头伸得老长。她好像并没有死,还睁着大眼睛对我笑呢。笑着笑着就吐出了一口沾着血沫的涎来。

“啊——”我尖叫着跑回了家,把刚刚的事说给了外婆听。

外婆大吃一惊: “你看到的是吊死了好几年的亮亮妈啊,你怎么会看到她呢?”

我支吾着说不上来。这时,外婆发现了我眼皮上的东西。她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问我是哪来的。当我说出在妞妞家发生的事情时,外婆哭了起来。

后来我才知道,妞妞家的瓦罐里真的装着她家的祖宗,这是村里的习俗:把土葬的祖宗几十年后的尸泥(尸体腐烂后的泥土)带回来放在家里,保佑平安。而尸泥的作用就是:如果眼睛沾上了尸泥,从此就会看到鬼。

也就是说,因为赌气抹了尸泥,从9岁开始,我平静的生活就再也没有了。相信谁

晴美讲完故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晓萌也很有感触: “你的故事是够神秘的,而我的经历也很离奇!”

我见鬼的时间比晴美晚,是上了大学之后才开始的,原因是我太好奇和粗心。

你们听说过这样一个传说吗?午夜十二点一直盯着天花板看,窗户就会传来“咚咚”敲击的声音。

这个传说在学校里流传很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