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玉尸

一、楔子

昔有暹罗方士罗尼娑婆,言寿三百岁,馆于南岸山谷,造延年药,山人疾则往求,佢出山中红石臼,入泉于内,或热如滚血,或冷如寒浆,方士使山人饮,旋即愈,遂神名远播。

端州府衙门的巡检司后院监牢,二更天。

只有一盏油灯,看守的皂隶倚在桌旁瞌睡,忽然监门被推开,带进一阵冷风。

最末的一间牢房里,有个少年正挨墙闭目打盹,看神情似乎困顿至极,微微渗出的冷汗沾湿凌乱的额发,手脚上更是遍布血痕,显然受过酷刑。他知道有人来了,微睁一睁眼又阖上。

廊道那厢衣袂绫绸拂动,缓缓走来一位华服的年少公子,他于牢房的木柱隔断外伫立,像是欣赏一幕华美画卷般打量牢内的少年人。

过了一会那公子开口道:“前日在下已去禹门坊曾家提亲了,你不想知道在下求娶的是曾家哪一位小姐?”

牢里的少年抬目看了他一眼,黑暗中面色没有任何波澜,很快就闭上眼,将头歪向里边。

公子并不着恼,又道:“禹门坊那几条人命,巡检司是查不到凶手的,除非你再舍了这副皮囊,不然休想逃脱这世间牢笼。”

舍了这副皮囊……公子的话终于使得牢里的少年人有几分触动。他仍保持一动不动,但那双目光,却炯炯地落在斑痕霉花的墙壁上,心思不知朝向哪方。

二、红寨

往西江溯流而上五十里,登岸后有一处山谷。谷内有错落的几处寨子,混居着瑶人和汉人,两下通婚融合得久了,渐渐也就分不太开。

天刚大亮,一只大船徐徐靠岸,上岸的人各色嘈杂,有收山货的贩子,也有远地归来的瑶人,但当中最打眼的是三个作武夫打扮的汉子。三个人在寨子周边逛了一圈,时近中午才回到码头附近唯一的一座茶寮坐下,随意点了壶茶,又叫了几碗馄饨。

“盛捕快,这里几个寨子的瑶人自称红瑶,和粤西一带其他的瑶族村寨都不一样,听说是因为寨子后面有野生的大片红萱草,就是金针菜,寨民就拿来晒干倒卖到省城,靠卖这类山货,一年都有不小收益。加上极少跟外面人通婚嫁娶,所以几个寨的人口加起来只有三四百左右……这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你说赵捕快在这失踪的,难道咱挨家挨户去搜?”郑青道。

“不行,只能慢慢查探。”盛全沉着脸,“叫全哥,怎么又忘记?”

“咳,叫顺口了。”郑青闪了舌头,众人也心里没底,遂都不说话了。

端州府巡检司的赵捕快赵肆是出来追找一个人的。端州府城郊,西江畔的禹门坊甚有名望的书香门第曾家,有一位二小姐芳龄二八,今年八月刚下聘给邻近的封州县丞司举人家,可这位即将出阁的新娘子不知怎么就不乐意,竟与应承婚事的父亲吵翻了脸,终于在这月初一纳吉之日后,半里跑出了家门。据禹门坊的街坊说,天没大亮时,曾看见很像曾家姑娘的人穿着一身灰衣裳,到码头上了一艘渡船。曾家的人报到官府,巡检司便叫赵捕快循着那时辰的渡船去找,大概描述一下形貌,船家就说那姑娘生得精细白净,所以确有几分印象,但她在红瑶寨码头就下了船,之后再没见过。

想来只是找人,于是初三日一早,赵捕快便一个人直奔红瑶寨,从此就断了音信,到初七时巡检司的李毅观李大人也坐不住了,派出同是捕快的盛全,由他带两名皂隶,也就是郑青和郑云兄弟俩,也走一趟红寨村。

“几位壮士来红寨探亲?”茶寮小二过来加茶水,顺口搭茬。

“来看看你们这的山货。”盛全随口道,“难道只有红寨的金针菜是天生红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