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头三尺

楔子

听说这里的人都快疯了。

我抬起头,凝视面前这栋直入云霄的高楼。它建在山顶,可以俯瞰整个城市,有个很好听的名字:白云人家。我倒觉得它应该叫白雾人家,因为仔细观察,盘旋在头顶的并不是云彩,而是流动的雾气。

楼前平台的视野稍微好些,我可以看到围栏的后边立着块残破的石碑。它的形状很独特,并非常见的长方形,而更接近椭圆,碑身有三个拇指粗细的圆孔,分别在左上角,中央和右下角。它没有底座,下边被野草包围,加上风化严重,乍看去更像是一座孤零零的墓碑。

石碑上刻了四个大字:举头三尺。没有落款,没有碑文,出处不明,无人在意。

举头三尺有神明。

假如我说自己信奉这句话,恐怕没人相信,但实际上,我对它确实存有适当的敬畏。

人生正如面前的山坡,隐藏在浓雾里的未知数太多,行走时自然要小心翼翼。

这里很静,静得不像有人居住。我很享受这种氛围,刚闭上眼想要做个深呼吸,头皮忽然炸了一下,这是本能发出的警告:空中有东西落了下来。

在向旁边横跨两步的同时,我顺势转过身。啪的一声,一个鼓囊囊的塑料袋摔破在几米远的水泥地面,里边似乎装满了变质的食物,一股馊味扑面而来。

“我看到了,是九楼扔下来的!你们快去,别让他跑了!”

雾气中传来急促的喊话声,远处草丛里跳起个身穿绿色雨衣的人。他对着手机大声吼叫,飞快地跑向楼门,挂在胸前的望远镜晃晃悠悠。

果然是个人,我笑了笑。他隐蔽得不错,没发出太多声响,最初还让我以为是一只觅食的猫。

半个多月前一个周末的清晨,,有位女孩路过这个平台,被坠落的方砖砸得脑浆迸裂。于是我接到了一桩委托,来调查此事是否真的纯属意外。

方砖是堆放在楼后的建筑余料,谁都可以轻易拿到,所以难觅其主。

血迹早已不见,年轻生命消逝后,留下的唯一痕迹就是楼前多了几根金属杆,顶端装有监控摄像,镜头覆盖了前方的每寸空间,其中还有两个指向天空。

然而委托人认为这只是亡羊补牢,对他而言毫无意义。

“找到凶手或者肇事者后,该怎么处置?”我问。

“给他应有的报应。”委托人咬牙切齿道,“你是犯罪策划的高手,别让我失望。”

我惋惜地告诉他,我既不是神也不是法官,很难把握尺度,而且我从不亲手杀人。

“我知道,没关系。”他冰冷的声音几乎可以冻结电话线,“这样更好。”

所以我来到了这里,并且发现自己并不是孤独的。高楼里突然变得很热闹,脚步声乱成一团,我猜刚才扔垃圾的那个家伙插翅难飞。

看来很多人都在寻找我想找的人,可惜他们是白费力气。我不认为方砖与垃圾袋之间有任何关联,很少有人会愚蠢到顶风作案。

听说这里的人都快疯了,看来没错,我得抓紧时间。

拎起沉重的行李箱,我弯腰驼背地走进了高楼。

我租的房子凑巧也在九楼。

十几个横眉立目的男孩将公共走廊堵了个水泄不通。为首的身材瘦高,他正在用力敲打902室的房门。一连串的怒骂和威吓从他的嘴里潮水般的迸发,终于冲开了紧闭的大门。

“段哥,我不是故意的。”门缝里伸出一张汗涔涔的圆脸,“就是图个方便。”

“少废话,跟我去派出所!”被称为段哥的男孩揪住小胖子的衣领,“快走!”

“借光。”我声音不大不小地说,“你们挡住我的路了。”

人们的视线顿时聚集在我身上,那个男孩狐疑地盯着我,缓缓地松开了手:“你是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