魇之谜

楔子

十二年前的一个下午,福利院来了位金发碧眼的女人。她看着在墙角站成一排的孩子,指了指其中扎羊角辫的小女孩。

小女孩的衣服被收拾好装进小书包,福利院院长拉着她的手把她塞进女人的汽车里。小女孩的脸贴在玻璃上,看见妹妹在和小朋友们玩。汽车开走了,她使劲拍打着玻璃,眼看着离妹妹越来越远,泪水模糊了视线。

院长说,姐姐遇上好人家,被领养了。

梦魇

阴霾盘桓,教堂墓区里,穿黑色丧服的人们聆听着神父最后的祷告。

乔安站在人群最后,默默祈祷。忽然,棺材里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且声音越来越大,后来竟变成了啪啪的巨响。乔安仿佛看到姐姐在棺材里拼命拍击着棺材盖,试图爬出来!

乔安尖叫起来,可是葬礼上的人全都无动于衷。声音这么响,他们怎会听不到?

乔安发疯地扑过去试图掀开棺材盖,可棺材盖钉得死死的,纹丝不动。“姐姐没死,你们活埋了她!”乔安哭喊着,可是没人理会她。她甚至能真切体会到姐姐的感觉。姐姐拼尽所有力气,用指甲抓挠着木板,直到指甲断裂,涌出殷红的血来。逼仄的空间里,空气越来越少。当最后一锹黄土落到棺材上时,姐姐停止了呼吸……

又是这个梦!

喝了杯水,乔安已无心睡眠,镜里映出她水仙般的脸。今天是她的生日,却不知地下的姐姐怎样,也许已成髅骨。想到这里,乔安的眼睛湿润了。她给程信发了条短信。

程信是在福利院一起长大的大哥,警校毕业后留在上海,是名优秀的警察。

乔安的姐姐乔娜,去年在上海因车祸离世。只是收到她的死讯太晚,福利院在十年里换了三次住址,乔娜也随养母搬了一次家,一来二去,信件便像断了线的风筝,失去了联系。如果不是乔安多方打听,至今也不知姐姐后来的住址。想揭开梦里的谜,她必须得到程信的帮助。

寻访

“叮咚!”门铃响了,来开门的是位和乔安年纪相仿的女孩,声音很好听:“你好,请问你找……”女孩在看清来人的面孔后脸色变得很难看。

“你好,我是乔安,乔娜的妹妹。今天来拜访是想来整理我姐姐的遗物,如果方便的话,我想带走几张照片,留作纪念。”乔安扬了扬手中的数码相机,“不方便的话,拍几张照片也好。”

乔安跟女孩进了门,目光立刻被屋里典雅的摆设吸引了。到处都是二十世纪末典型的欧洲风格装饰品,墙上还有不少私人照片。不过乔安还来不及细看,就被另一个声音吸引了。

“谁来了?”金发碧眼的女主人曾是位大使夫人,声音苍老,保养良好:“你是乔娜的妹妹?”

乔安点了点头。

夫人摘下老花镜,目光流露出暗暗赞许。乔安是个漂亮的女孩,和姐姐一样漂亮。夫人说请她留下来吃午饭,顺便聊聊乔娜。

女孩带乔安去看乔娜的房间。女孩叫文静,和乔娜一样,也是这家收养的孩子。

衣橱里那些精致的衣服和床上带着蕾丝花边的枕头,让乔安感觉到姐姐曾经的生活是奢侈的。十多年来,乔安无数次想像着姐姐的幸福,今天,竟然能这么真切地接触到。她的眼被泪水模糊,手指轻轻抚摸着房间里的每一件东西,只是再也感受不到姐姐的温度。

文静感受到乔安的伤怀,似乎也有些感触,将自己的白手绢递给她:“其实,我觉得你姐姐她,她……”文静的话还没有说完,佣人已经来请她们下去吃饭了。

下楼时,乔安想再提起文静刚才的话题,文静却欲言又止,将话题转移到了佣人身上。文静说那不是佣人而是钟点工,夫人不愿工人留在家里,钟点工只负责做饭和打扫,夫人的起居生活都是由文静照顾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