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来洞

双份礼物

凌晨,林雨阳忙完作业,无意间瞥见了杜小娜桌子上的礼物。她的嘴角扬起一丝苦涩的微笑,幽怨地叹了口气后转身进了洗澡间。

上床之前,林雨阳鬼使神差地拆开了杜小娜的礼物。随即,一个电吹风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杜小娜有一个让寝室里其他人都羡慕的好男友:崔瑾明。崔瑾明隔三差五地就会送杜小娜一些贴心的小礼物,围巾、杯子、保暖的手套……杜小娜全身从头到脚每一个部位他都会用不同的贴心礼物照顾周到。

单身的林雨阳摸了摸湿淋淋的头发,越发顾影自怜,最后拿起了杜小娜的电吹风。林雨阳感受着温暖的热风吹过发梢,就在她全身放松的时候,忽然听见电吹风里传出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就像是指甲在抓挠金属。同时,电吹风吹出来的风骤然变得寒冷刺骨,一阵钻心的凉意直冲她的天灵盖。

林雨阳以为电吹风出了故障,拔掉插头,对着出风口看了看。然后,她赫然从黑漆漆的出风口里看到了一颗眼球。那颗眼球正死死地盯着林雨阳,与她对视着。

“啊——”林雨阳大叫一声,想扔掉电吹风,但却像着了魔障,浑身无法动弹。

“轰轰轰……”被拔掉插头的电吹风兀自启动,冰冷刺骨的寒风对着林雨阳直面吹来。不一会儿,寒风渐渐地变热,灼热如火舌般在林雨阳的脸上燎起了好几个水泡。

林雨阳在无法想象的痛苦中煎熬着。一团团黑漆漆、湿漉漉的头发从电吹风里源源不断地涌出,然后,一只苍白柔软的手臂伸出,在林雨阳的头顶轻轻地抚摸起来。她忽然感觉自己的头盖骨像初生婴儿的天灵盖一样,鼓鼓跳动……

清晨,杜小娜和楚幽先后回到寝室,谁都没有发现林雨阳的异常。杜小娜脸色苍白,闷闷不乐,在楚幽的询问下,她说出了自己的心事。

原来,她无意间发现了男友崔瑾明购买东西的发票和寄送物品的快递单。崔瑾明每次都会购买双份礼物,一份给林雨阳,另一份则给了一个叫乌小霜的女生。所以杜小娜怀疑,看似专情的崔瑾明对自己并不是一心一意的。

“你可以按照快递单上的地址去找乌小霜问个明白。”一向“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林雨阳提醒道。

楚幽跟杜小娜关系亲近,看着无助的杜小娜,她安慰她说:“我陪你一起去找乌小霜。”

 下一页 尾页

深陷泥潭的女人

楚幽和杜小娜按照快递单上的地址,来到了郊区的一栋公寓前。要进入公寓,就得从门前一片近一米高的荒草间穿过,荒草下烂泥湿软,散发着恶臭。

这时,杜晓娜发现地上有许多光脚踩出的凌乱脚印。忽然,楚幽指着前面的一片荒草,哆嗦着说:“刚才我看到草丛里有十几双脚,都没有穿鞋,煞白煞白的。我只看见一双双光脚丫,脚踝以上什么都没有!”

杜小娜直冒冷汗:“我们还是回去吧,这地方太瘆人了!”

二人慌忙地钻出荒草丛,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眼前,居然是室友何莉然。

杜小娜和楚幽吃惊不已,异口同声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何莉然脸色煞白,面无表情地说:“跟我走,我带你们进去。”

何莉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冷美人,平时在外面租房,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没等杜小娜和楚幽回答,冷傲的何莉然语气里忽然多了一丝恳求:“你们一定要进公寓里看看,拜托了!”

杜小娜和楚幽不知道何莉然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一向独来独往的她为什么要掺和这件事。疑惑重生的两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跟在了何莉然的身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