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还原

冷清的理发店

华岩抽着烟,双眼微眯着从车上走下来。鞋子踩在铺满碎石略微泥泞的路上,发出踢踢踏踏的有节律的声音。巷子很窄,根本就容不下他的轿车,而小巷子的尽头只有一家店,是一家理发店。

理发店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最初华岩走进这家理发店,也完全是因为那个顺耳的店名:约定。

这条巷子本就偏僻,再加上店里的设施很简陋,所以走进去,一派冷清的景象,除了两名顾客正在烫发外,再无客人。尽管不是第一次来,但华岩还是叹了口气,外面潮湿阴冷的天气也让他心里不知不觉地增添了几分压抑。

“先生,要理发吗?”店主是一位年轻女子,着一身碎花棉祆,压得低低的棉绒帽和高高围起的围巾将她的面容遮了个严严实实。

华岩点了点头,收起雨伞。

门外,秋雨渐浓。

让椅落座,女子将一块洗得洁白的理发布搭到华岩的身前便开始了工作。华岩冷眼瞅了一眼搭在自己胸前的白布,脑海里不自觉地想起了自己为死去的病人搭上尸布的情景。

是的!华岩是这个城市里十分著名的外科医生。

或许是为了缓解冷清的气氛,女子放起了音乐,熟悉的旋律从唱盘中滑出,是王菲的《约定》。

听到旋律响起的一刹那,华岩的眉梢痉挛般地颤了下,虽是一个微小的动作,却被女子敏锐地捕捉到。

“怎么了?让您不舒服了吗?”

说话的时候,女子的手指肚正落在华岩的头皮上来回地按摩着,技术很娴熟。大概是对自己的技术很有信心,所以女子的问话显得很随意。

“没……”华岩回过神来,不自在地笑了笑。接下来是良久的沉默,只有那悠扬的旋律在空气中回荡。

外面秋雨淅淅沥沥,店里的气氛却似乎更加压抑了。

“先生,我有一个提议,本店今天理发,不收钱了,但是作为我为您理发的报酬,先生您必须要给我讲一个恐怖故事!”女子突然这样说道。

“呵,真是个奇怪的提议,不过,一定要恐怖的吗?”华岩来了兴致。

“是的,先生在医院工作,在那种专门出产恐怖事件的地方,我想肯定知道不少匪夷所思的故事吧?”

见华岩一脸错愕,女子在他身后明显地发出了笑声,声音有些俏皮:“很奇怪我怎么知道的对吗?是先生你身上的苏打水味告诉我的!”

华岩松了口气,挤出一丝笑容,说起恐怖故事,倒真有一桩,而且就发生在我们医院

女子的手继续娴熟地在华岩头顶游走,力道舒适,轻声说,“愿闻其详!”

华岩略微沉吟了一下,吞了口唾沫,然后开始了讲述。

 下一页 尾页

华岩的恐怖故事

事情发生在几个月前,那是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一名女子怀胎十月即将临盆,被男友急急送到我们医院,推进产房后才发现情况很糟糕,女子难产了。也因为男子送医不及时,所以女人和孩子之间只能保一个。医生将这一情况告诉给了在外等候的男子。男子的答复是保小孩。那一晚,雷声特别得大,却仍然盖不住女子凄厉的叫声。虽然医生尽力抢救,但女子最终还是死在了产床上。而那婴儿虽然顺利生产,却因为体质赢弱,在一周后的深也死在了医院里。而那一晚,奇怪的事情忽然发生了。婴儿的尸体不翼而飞,后来院方查看了监控录像,原来尸婴被一名女子在半抱走了。通过对女子的身彤体貌分析来看,院方惊讶地发现,那女子竟是本已死掉的婴儿的母亲。顺藤摸瓜,工作人员在太平间那名女尸旁发现了婴儿的尸体,蜷成一团,依偎在母亲的怀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