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尸换情

    1

2009年国庆节,在人们快乐得忘乎所以的日子里,上天也没有忘记降临灾难。

税凯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

税凯对妻子小婉说,“平平(小婉是个太平公主),我去那边卖包烟,你在这等我!”

税凯站在烟店前,跟老板一边说话,一边回头看小婉。第一次回头时,小婉还冲他笑了笑,第二次回头时,小婉已躲在血泊中,一个司机将车开上了人行道,不偏不倚正好撞飞了小婉。

为什么谁都不撞,偏偏撞死小婉?老天不可理喻,悲痛欲绝的人也不可理喻。

2

2010年4月1日,人们喜欢这一天,因为这一天可以不受道德约束地愚弄他人。

宋巧巧决定好好利用这个可爱的日子,她要让那个该死的税务官税凯见鬼去。她拿起了电话:“您好,我的大税务官!我有一起重大的逃税案向您举报!晚上9点,左岸咖啡44厢房见。”宋巧巧一口气说完,就挂了电话,阴暗地笑起来。她背后,一个虚虚的黑影也笑起来,笑得太猛烈,下巴掉到了地上,血肉模糊的向外飘去,飘向医院的太平间,在一个叫汪梅的女尸前停了下来。

宋巧巧隐约听到了古怪的笑声,但一回头,什么都没有。

3

税凯半信半疑,但依然准时赴约。

在等他的不是宋巧巧,而是汪梅——一个黑裙长发的女孩。

“税先生您好!巧巧让我把这封信交给您!她还交待,请您务必当场打开。”

大税务官:

您好!

这个女孩叫汪梅,虽然跟我同学,但跟我不一样,她是个好女孩,听说了你对亡妻痴情的事迹后,对你一片仰慕,但又不够胆追求你,所以,我就用同样的说辞骗了她过来,请不要揭露,更不要伤一个好女孩的心,谢谢!

税凯读完信,看向汪梅,脸圆圆的有些胖,嘴角还有甜甜的小酒窝,透着股体贴,税凯决定把戏演下去。

“谢谢您,把这么重要的信息传给我,谢谢!”

“没什么!”汪梅低着头回答。

“税先生,您的事我听说了,如果有个人对我这样痴情,就是死也是乐事了!”

税凯苦笑了一下,摇摇头。

“我相信嫂子不会希望你这样的,你明白吗?”

税凯还是什么都不说,只是猛烈地抽烟——汪梅吐出的每个字他都听过,但从没有人说得如此贴心贴肺。

“你这样算什么?假装听不见,你考虑过你父母的感受吗?你想过那些关心你的人的感受吗?你是个自私自利的窝囊废!”这几句话说完,汪梅的声音已哽咽了,泣不成声,抹着泪冲了出去。

税凯熄灭烟,在包厢里独自坐到天亮,早晨走出包厢时,阳光正普照大地,税凯感觉全身的细胞又活了起来——他也说不清楚,那个叫汪梅的姑娘打通了他的哪根关节。

 下一页 尾页

4

从咖啡馆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给汪梅电话。

电话才响,那头就接通了。

汪梅先说话:“税大哥,昨天我太失礼了,我太激动了,不知为什么!”

“没事!”税凯原本是准备道歉的,但被汪梅抢了先,就没了道歉的理由。

“税大哥,这个周末有周德东的讲座,就在关山月美术馆,有兴趣吗?”

“真的?我一定去!”周德东是税凯最喜爱的作家。

周末就到了。

税凯套了件黑风衣、戴了个藏蓝色围巾、带上相机就出门了。

从家到公交站要经过一道天桥,那里又脏又乱,但税凯无法选择——周末晚上的7点多,开车的话肯定会堵死,即使顺利到达关山月美术馆,也肯定没地方停车,只有坐公交去,而坐公交,那个天桥就必须得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