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中之脑

    一

“我常常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那个女人……我发觉里面那张脸突然变得陌生,陌生得——”我小心地把一口凉气吐出去,“陌生得和我没有一丝相似的地方,那张脸——”我盯着刘医生,一字一顿地说,“肯定不是我的!”

“这就是你认为自己精神出问题的原因?”刘医生微笑着冲我摇摇头,“年轻人,没有一个精神病人认为自己精神出了问题,就像喝醉酒的人不承认自己喝醉了一个道理。而往往认为自己精神有问题的人,其实精神没有毛病。我已经检查过了,你的神经系统很正常,你所说的那种感觉其实谁都会有,比如一个最常见的字,我们写了十几遍忽然发现不认识了,只不过是我们的思维出现了盲点而已。”

刘医生的话我信。他是这个城市最著名的心理医师。

但我仍不敢看镜子,每次洗脸的时候都闷头飞速地洗,绝不看镜子一眼。这状况一直持续到今天早上。

早上,我一如既往地飞速洗完脸,换上运动服出了门,沿着小区的林荫路跑向不远处的一个运动场。

“嗨,吴菲,怎么又出来跑步了?”路过小区门口的报摊时,摊主奇怪地瞅着我。

“我天天早上锻炼啊。”我笑道,“给我留一份晨报,一会儿我回来取。”

摊主愣住了,呆呆地说:“十分钟前你刚才在我这里买过报纸,还拎着油条回去的。”

我猛然收住脚,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说什么?我刚刚才起来啊!今天早上咱俩还是第一次见面呢!”

他的嘴唇啜动了几下,瞅着我的眼神像是见了一个答非所问的精神病。

我的脚步放慢下来,说实话,我已经没心思锻炼了。我转身拐进早市,对路口卖油条的摊主说:“买三根油条。”

“好的。”摊主痛快地答应着,可一抬头瞅见我,声调里就充满了诧异,“你不是刚买过吗?”

“你确定是我?”

“你天天来买油条,我哪能不记得你?怎么,今天三根油条不够吃?”

我没应声,脑子彻底乱了。

这时,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哆哆嗦嗦地走到我身旁,摊开手,嘴里发着含糊不清的声音。

“没有!找别人要钱去!”我的无名火猛地喷发出来。

乞丐冷冷地瞅了我一眼,恶毒地甩出一句话:“人模狗样的,天天陪男人睡觉还没钱!”

我的肺都要气炸了,我一个淑女陪哪门子男人睡觉?但我没工夫搭理这个乞丐,狠狠地推开他,折身向家中飞跑。身后传来乞丐大声的咒骂:“婊子、妓女……”

我顾不得回头,任他骂好了,我现在的心都纠结在了油条和报纸上。我气喘吁吁地打开房门,立刻向餐桌上看过去一一没有油条、没有报纸一一我松了一口气。但就在这一瞬间,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涌了上来。

那其实不算什么念头,应该说是一种感觉。当你正在说什么话、或者做某件事情的时候,忽然感觉这场景在你的生活中曾经发生过,然后就在一怔之间,你又会意识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我的心就在此刻仿佛起了一层涟漪一样,脑海中也朦朦胧胧闪现出灰色的画面——我仓惶地奔进屋,也是这样盯着餐桌、寻找油条和报纸……我下意识地向浴室走去,迈出第一步的时候,我的心又颤了一下——这件事我同样做过!而且接下来我会恐惧地瞪大眼睛看着镜子!

但那种感觉戛然而止,我的脑海里再也想不出之后任何一丁点儿事情。只是脚步已经停不下来,我飞快地奔到镜子前,瞪大了眼睛看向镜子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