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

    1、

沙子,还是沙子,漫无边际的沙子一直绵延到天际。

楚生沿着沙丘起伏的脉络跋涉,起先,他还能在沿途看到一些半掩埋在沙丘下的骆驼白骨、商旅干尸,待到后来,触目所及却完全是一片黄沙了。

他迷路了,迷路在这沙漠里。

在沙漠中迷路,就意味着死亡

可是楚生还不想死,他还年轻。他开始狂奔,向着日落的方向奔去,水分迅速从他体内流失。

落日是那样遥远。

最后,楚生终于支撑不住,他浑身无力地倒在沙地上。他趴在地上喘息,象一条狗,他艰难地抬头看了看落日,落日已经靠近地平线,天色变得黯淡。

忽然,楚生的视线被一样东西所吸引 ——— 那东西横斜着、矮壮地生长在黄沙中,就象一只巨人的手臂。

那是一株胡杨!是的,是一株胡杨。

有胡杨的地方就有水,我有救了!楚生一下从沙地里跳起,兴奋地大喊,力量仿佛重新回到了他身上,他连滚带爬地朝这株胡杨跑去,跑到近前,楚生看见胡杨枝上缀着星星点点的绿叶,这还是一株活的胡杨!

楚生站在胡杨下,发现后面还有疏落的一大片胡杨林。

而在这胡杨林深处,隐隐可见一角飞檐。

2、

威武的石狮、镀金琉璃的屋瓦、高大的院墙,虽然这一切都已经残破不堪,但依然彰显着昔日的辉煌。

此处竟有如此大的一座庄院,楚生站在庄院外,内心暗自惊疑,莫非是海市蜃楼,或者是强盗的窝点?

站了一会,终究是耐不住饥渴的煎熬,楚生壮着胆子,伸手推开庄院大门,跨过门后倒横的廊柱,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边走,他边高声呼喊:“请问有人么?”

声音在空荡荡的庄院中回响,震落了几缕积在檐角的黄沙,却是无人应答。

半晌,楚生又喊了声:“有人在么?”

这次,身后有低深的声音回答:“你找谁?”

楚生被吓了一跳,回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看见一个高瘦男人安静地站在屋角阴影里,双眼幽深地盯着自己。

“我不找谁。”镇静下来的楚生抱拳一揖:“小生在沙漠中迷路了,胡乱走到这来的。”

“哦。”高瘦男人简单哦了一声,不再询问,他转身走进左侧大屋。转身的瞬间,楚生瞧见他身后背着硕大的一个箱笼。

这箱笼大得象一口棺材。

高瘦男人走进大屋,忽然停下脚步遥遥对楚生招手:“外面风大,小哥也进来吧。”

楚生见高瘦男人叫自己,便跟了过去。

大屋内的布置甚是奇特,中间挖了一个深坑,坑内架着木柴。高瘦男人摸出火刀火石,点燃了火,在坑旁坐下,楚生隔着火堆,寻了块石头坐到高瘦男人对面。他举目四顾,发现在大屋一角还蜷缩着一位男子,这男子戴着防沙的斗笠,瞧不清面目,看情形是在沉睡。

“这位兄弟同你一样,也是迷路到此的,他十分疲倦,正在休息。”高瘦男人指着斗笠男子,告诉楚生:“算上他,你是这月里第四个来这的人了。”

“前面两个也是迷路的?”楚生好奇询问。

“一个是迷路的,一个是来找人的。”高瘦男人的语调不紧不慢,空空洞洞。

“他们后来呢?”

“后来都走了。”

“走了?”

“走了。”

是,应该都走了,难道还留恋这沙漠不成?楚生自嘲一笑,笑自己愚钝,笑罢,他又问高瘦男人:“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您?”

“我么?以前有名字,现在忘记了,也不知道该叫什么。”

“现在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吗?”楚生见高瘦男人如此回答,料是有伤心往事,他识趣地转移话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