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桃夭夭

编者按:隐藏在忧伤背后的故事,凄婉哀怨,女子香消玉损。故事千百回肠,错综复杂,只为了爱,更深爱。细节化的处理,让故事更具可看性。情感真切,悠悠碎碎念念,才敢与君绝。欠下的,谁来偿还,一种悲凉。

1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睁眼闭眼的功夫,高中毕业已经三十年了。三十年的光阴在岁月的长河中不过像浪花滚过,但是,却把一个人从青春烂漫的花季推进了落红轻飘的深秋。

“岁月无情,我们都老了,现在已经有三位同学离开了。趁毕业三十年这个机会,我们聚聚吧!”高中时候的老班长在电话那头提议。

“真的,是应该聚聚了,聚会定在哪一天,我一定回去。”说心里话,我真挺想同学们,见见面,叙叙旧,共同回忆一下高中时代的往事,回味一下那些既快乐又浪漫的感觉,对我们这些打拼半生,身心俱疲,眼瞅着奔五的人来说应该是件很幸福的事,我毫不犹豫地举双手赞同。

挂掉电话,靠在沙发背上,一张张稚气的面孔像放电影般在我脑海中闪过,“张辉!“”赵小龙!”“林丹”“石屏!”我叫着他们的名字,想着他们的样子,禁不住笑了起来。

林丹是个苍白清秀的男孩,一双眼睛忧郁而迷离。他性格内向,不苟言笑,整天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喜欢画画,尤其喜欢画人物肖像。他的书包里有一个厚厚的专画人物肖像的白纸本子,但是他从不给别人看。因为是同桌,有机会偷窥那么一两眼,恰巧瞥见一幅女人画像。画的是一位中年女人,脸像满月儿,目似杏核儿,嘴角微翘,笑意盈盈,这个女人有一种古典美人的神韵,温婉贤淑,含蓄神秘。

我一下子就被画像中的女人吸引住了,一心想知道她是谁,和林丹是什么关系,但是始终没敢跟林丹提起过。三十多年过去了,给我印象最深的不仅仅是同桌林丹,还有画像中那个谜一样的女人!

 下一页 尾页

2

同学聚会是在一个叫作“水岸江南”的度假村。

当我风尘仆仆赶到这里时,午餐宴席已经开始了。大概酒过三巡的缘故,一个个半百老头老太小脸儿红扑扑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张辉,这个原来的英俊小生像充了气的皮球,脑袋圆圆的,脸圆圆的,腆着一个圆圆的大肚子,不愧是资产千万的大老板,富态滋润,喜气洋洋。他一眼瞥见走进大厅的我,大步迎了上来,狠狠地来了个熊抱,随后拎起我转了个圈。

和同学们打过招呼,坐在餐桌前,看见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有的虽然时隔三十几年才见面,但是不管岁月怎样摧残,尽管两鬓已经霜白,脸上布满条条皱纹,但是饱经风霜后依然是那样的快乐,充满了生活的热情。

石屏依然是那么的干练,棱角分明的脸上一副思想者的表情。他坐另一张桌子上,举着酒杯向我示意,我举起酒杯,做了个碰杯的样子,我们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赵小龙不胜酒力,正坐在另一张桌子上迷糊呢。

我的目光满场搜寻着,始终不见林丹的影子。说心里话,这么多年来真的很惦记他,真希望见见过去那个苍白忧郁的同桌,看看他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真希望他变得像张辉一样心宽体胖,像个快乐的弥勒佛。弥勒佛有好几个,但是没有一个是林丹。

“林丹,没来吗?”我收回视线,问身边的张辉。

“没来!”张辉叹了口气,说;“那个样子,比原来还古怪!”

一丝惆怅袭上心头,我在心里默念着:“林丹,林丹,你还是那么苍白忧郁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