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录 作者:石灰(10)


“直接回答有还是没有!”
“没有。”
对面警察露出了一丝果然不出我所料的笑容,他接着问到:“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怀疑我杀了宋梓林。”
“知道为什么怀疑你吗?”
“他死了对我有好处。”

 下一页 尾页


“看来你还挺明白的嘛,这是我们怀疑你杀人的动机。当然,仅凭这点我们还不能逮捕你,可是我们掌握了一些其他有力的证据。”
我刚想开口问什么证据,只见对面的已经拿出一个貌似mP4的的数码产品,按了一个键,说,“你听听这个。”
我疑惑的看着那个mP4一样的东西,不知道这玩意会说什么。
“你害死了宋梓林。”
我惊讶得身体一颤,这是我与普凡的电话录音!
“我没想到他真的会死。”
“不管怎么说,是你害死了他”
“不,我没有!跟我无关!”
录音到这就没有了。虽然看不到,但我知道我现在的脸色一定很苍白,“你们怎么会有这录音?”
“某个人寄了一封信到警局,信里有一个u盘。u盘里有这段录音和一个文档。文档上几个字说录音里其中一人是死者同事。于是我们到了你的公司,将录音放给你的上司杨立听,他一下就听出了录音里哪个是你。而且我们从他那里也了解到你有充分的作案动机。”

“那录音里另一个人呢,为什么你们不怀疑他?”
“我们也在设法找到他,但现在你要交代你的事!对了,另外还有一点对你不利的证据,刚刚有我们的人在宋梓林住处周围进行走访调查,他家楼下的超市营业员认出了你的样子。而根据我们对你同事的调查,当天你们聚餐后分手时你表示你要回家的,为什么你会尾随死者出现在他家楼下?”
我心理防线完全崩溃,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计划在警方的人力下如此脆弱。更没预料到普凡竟然会利用警方来找出我。这个游戏我已经输了,已经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了。
“我愿意交代我所知道的一切。”
接下来我向对面的两个警察讲述了这个匪夷所思的故事,从我与普凡的第一通电话一直到录音里的这个最后一通电话。在讲述的时候,我无法知道他们究竟是否相信我所说的一切,但偶尔能从他们的表情看出他们的惊讶。尤其是讲到普凡纵火时,一个警察按捺不住,大声地吼道:“为什么你不报警?死了那么多学生!你居然不去报警!”
我说:“我想赢这个游戏。”
“神经病!”警察说。
三个小时后,我讲完了这个冗长的故事。记笔录的途中警察换了一支笔。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凶手就是这个叫普凡的。而且他还是纵火案的凶手?”询问者似乎一时无法接受这个故事
“前提是你相信,而且能抓住他。”我说。
“老实说,你说的故事太离奇太不靠谱了,但是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使我有点相信的倾向了。一般人想要转移注意力不会想出这种叫人不敢相信的故事。当然,无论相信与否,我们都会调查,毕竟我们也想找出寄录音的这个人。”

 下一页 尾页


“他反侦察能力非常强,不那么容易抓住的。”
“的确是这样,在他寄来的信封和u盘上我们没有找到任何指纹。”他扬了扬手中的录音播放器,“但根据你刚才说的内容来看,我们有很多线索可以进行调查,比如电话号码,论坛id,还有未来餐厅的经理等等,但现在,你仍然是重大嫌疑人。”
“如果你们抓住了普凡,我是不是可以无罪释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