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录 作者:石灰(9)



我一直尾随小宋到他家的楼下,看着他进了电梯我才离开。在这期间没有发现可疑人物。普凡也没有打来电话。
我到旁边超市里买了一瓶水,这时,手机震动了下。是一条短信。我找了个僻静的位置,打开了收信箱,是普凡发来的短信:
game over
我全身都战栗了一下,几乎是逃着回到了家。我仔细地检查了门窗,直到确定全部万无一失的锁好了,我才安下心来。
普凡的game over究竟暗示着什么?他眼中的“我”究竟是我还是小宋?这个game over是否暗示着他会履行他的承诺。杀掉他眼中的“我”?
已经是深一点了,但我一点困意也没有。
手机铃声突然大作,我惊得一下子跳了起来。
是他打来的。
“你害死了宋梓林。”普凡的口气第一次如此凝重,而且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讶。
我一下瘫坐了下来,“我没想到他真的会死。”
“不管怎么说,是你害死了他”
“不,我没有!”我激动地叫了起来,“跟我无关!”
普凡随即挂掉了电话,我打过去,提示已关机。
小宋真的死了?我不敢相信,想给他打电话,但如果他真的已经被普凡杀了,再加上我与他本来就有利益冲突,现在给他打电话明显会加重警方对我的怀疑。
我突然想到,普凡怎么会知道是我害死的小宋?如此一来,只有唯一一个解释:普凡误以为小宋就是我,并且成功潜入他家杀掉了他。但杀掉之后,他查看了小宋的手机,没有发现他自己的号码,于是起了疑心,就试着拨打了一下。但没想到,怀疑被证实了。我接了电话,普凡明白了自己杀掉的只是一个诱饵,所以他才会在电话接通时说的第一句话中透露出了惊讶。
如此一来,小宋是确实死了。计划完美的成功了。这时我已经没有刚才那样的慌乱了,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若无其事,若无其事地睡觉,若无其事地上班……

 下一页 尾页


game over
游戏进行的第六天,我跟平常一样来到公司上班。小宋果然没来,公司的人看来还不知道小宋已死的消息。大家和往常一样做着该做的事。只有小张向我抱怨说小宋怎么没来,害他有些工作根本无法开始。
过了不久,进来四五名陌生人。我瞥了一眼,马上知道这几名应该就是警察。看来已经有人报案了,警方已经到公司来调查了。
只见这几名警察在前台询问了几句,出示了警察证件后,径直走进了杨总的办公室。
过了大概几分钟吧,杨总和警察一起出来了。大家都停住了手中的工作,满脸不解地望着杨总。
而我此时心里狂跳不止,因为我发现我杨总正表情复杂地看着我。

只见杨总抬手指了指我。几名警察立即冲上来扭住了我的胳膊并将我按倒在电脑桌上!
而我在惊恐之中只听到一句话:
“现在你涉嫌谋杀宋梓林,我们依法将你拘捕!”
c市刑警队某审问室。
现在离我被抓只过去了一个小时,我已换了一身衣服并戴着手铐坐在了被审问席。这一个小时我脑子几乎全部被恐惧和混乱占据。仅剩的一点思考能力告诉我,警察不会仅仅因为我与小宋之间有利益矛盾就逮捕我,他们必定掌握了其余更有力的证据。
究竟是什么证据?
我想开口问为什么抓我,突然醒悟自己是被审问的一方。觉得还是先保持沉默的好。
对面一个警察紧紧盯着我,良久,他才开口问道:“昨晚11点至凌晨1点,你在哪?”
“在家。”
“在干什么?
“睡觉。”
“有人证明吗?”
“我单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