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蛊 作者:咖啡杯里的茶

血蛊 文/咖啡杯里的茶
我会不惜一切代价让你复活
愿与阎罗为敌
愿永世不得翻身
愿死后堕入地狱
愿等待漫长的岁月蹉跎我干涸的灵魂
只为
只为再与你共度片刻光阴
(一)悲秋
八岁那年我被炎收养。模糊的记忆中,那是一个悲凉的秋。
那一天的天很蓝,阳光有些刺眼。一双穿着华丽靴子的脚忽然踩在了我看中的半块馒头上。抬起头,一个高大的身影把阳光遮住了,只看见一圈耀眼的光芒笼罩着他。一股威严的气势猛烈的压迫着我。
“跟我走?”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你能让我不挨饿吗?”我抬起头小声问道,从来没有方向的我忽然听到有人愿意带我走不禁有些诧然。
“当然。”他笑了,伸出右手。
我“咯咯”笑着把手放进了他温暖的手心里,心里也暗暗地把一生交付给了他。因为在我的生命里没有谁那么温柔地说过带我走,也没有人给过我一个手心的温暖。而眼前的这个男人那么坚定地看着自己,让我没有任何戒备,愉快地把脏脏的小手笃定地交付与了他。甚至不去想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结局。

“以后我就是你的师父了。你叫什么名字?”他抚着我脏脏的头亲切地问道。
“薛雪,师父。” 我机灵地回答。他满意地看着我微笑:“我叫炎。”炎,炎,炎。我在舌尖咀嚼了许多次,那千回百转的炎字让我沉沦不已。

我跟着他绕了很久很久,才走进了一所豪华的府院。张着小嘴,我使劲捏自己的手臂看看是不是一场黄梁美梦。真害怕自己醒来,还是躺在别人冰冷的房檐下忍受着寒的摧残。当我赤着的脚踏在结实的大理石地板上,那股真实的凉意让我很安心。

“这间屋子以后就是你的了。”炎温和地叮嘱我。

房间充满了淡淡的脂粉味——这,曾经是个女子的房间。布局优雅和谐,梳妆台上胭脂水粉一一俱全。甚至那把木梳上,还痴缠着几根女子如烟的秀发。那些悠然的花,一朵朵,安静地躺在玉簪子上。仿佛,一回首,女子柔柔的玉手便挑中其中一支妆与那如云的秀发上。床上,龙凤被祥和地躺着,枕上的鸳鸯依旧嬉戏。暖风一吹,芙蓉暖帐还似有女子银铃般的欢声笑语……

“是。师父。”我回过神来,飞快地答应着。 

 下一页 尾页

“你可以自由出入,但是不要踏进西院,就是最西边的那所房子。”  我猛然间打了个冷战。不敢再看师傅的脸,不由自主地往西院望去。笼罩在夕阳下的老院子和这边繁华的景象一点也不搭调。高大密集的松柏黑压压的罩着西院的上空,阴阴的,仿佛永远也照不到阳光,错综复杂的枝桠狰狞的缠绕着。背后升起一股麻麻的凉意。

一个叫桃儿的丫鬟留下来为我更衣,其余的去准备食物和水让我洗心革面地与过去道别。
“你为什么叫桃儿?”我有些好奇,很喜欢这个眼睛小小脸圆圆的桃儿。粉嫩嫩的脸蛋真的像个水汪汪的桃子。

“因为我是被人在桃树下捡回来的。”桃子乖巧地答道。

“怎么没有看见师娘呢?”在我的意识里,英俊的男子都应该有个美丽温柔的妻。
西边,一抹斜阳缓缓落下,在西院上空的松柏处幽幽的滑落着。

“夫人已经过世了。”桃子边说边帮我打散早已凝聚成一团的乱发。
在这样优雅的房间里,我忽然觉得有些窘迫了。深深吸了一口凉气:“桃儿,你会永远对我好吗?”她红红的脸吃了一惊,然后猛地点点头:“当然。你是小姐。”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如果我不是小姐,这一切都会不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