罩子鬼 作者:彻夜狐狸(12)


就在阴阳先生看着骷髅的手指已经快伸到自己嘴边的时候,突然有两股巨大的力量又把自己往后压去,于是这一前一后的两股力量就在阴阳先生的身上较起了劲,你想啊,阴阳先生那身后的几个后生都是20出头的大小伙子,合在一起没有千把斤力也有大几百斤力气吧,然后再是这身边的黄师傅和幺爹。黄师傅自幼习武,手上的力气自然不会小到哪里去?再加上幺爹,还有阴阳先生自己往后仰的力道。。。
果然不消片刻,阴阳先生嘴角并冒起了血泡沫。气也喘的也来越急了。
不明就里的众人一看这不好啊,再下去要出人命了,于是赶紧想过来拉人。这一拉不要紧,一下子就把那钉在地上的木钉上的红线给绊断了,红线一断,雾气马上就漏了出来,于是雾气所过之处的众人并又陷入了无边的恐惧里。就在这紧要关头,根娃子的姆妈总算哭的缓过气来了,于是边哭边喊道:“根娃子额,听姆妈的话,不闹了,你有么家事就跟姆妈说,姆妈叫这些在场的叔伯们给你做主,你在姆妈身上托了回生,姆妈不但没照顾好你,还拖累的你成今天这个样子,你再闹下去,叫我这做姆妈的心里今后怎么过哦。”那哭简直是哭的只要听到的人心里都发酸,眼睛都发红。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啦。

 下一页 尾页


果然根娃子的姆妈哭过后,那雾气便不再那么浓郁了,开始收拢到了一起,慢慢化作了一个人形,那本来白色的雾气聚集到最后竟变成了黑色,再聚集变成了根娃子生前的样子。
只见刚凝结完,那雾气所化的根娃子上前便一把跪在了他姆妈跟前,“姆妈,我根娃子这辈子没成过什么大事,活着也不求哪个看得起我,只是让姆妈恩那跟着我受苦了。”
“前几天我看恩那的袄子破了,想要这过年了我这做儿子就是想千方设百计也要给恩那做件新袄子,哪想,我居然连这点小小的事情都还是做不成。看着别人的姆妈穿新袄子,带金耳环,我不甘心呐。儿子没本事啊。”
说道动情处,那眼中竟有水滴状的雾气不断落下来。众人见了都不忍也纷纷动容。人群中的熊幺爹见了此情形,于是壮了壮胆走出来:“根娃子,你有么事就要跟我们这些叔伯说撒,我们这做叔伯的难道就这点忙的都不帮你?”

根娃子:“我就想我这辈子没成过大事,但是这给姆妈做新衣服的钱一定要是我自己弄的。我在天子跟人抬棺材的时候弄了四筒洋钱,实(藏)在我屋厨房的灶膛里在,你们现在去给我挖出来,明天就拿去给我姆妈做件新袄子。我要看斗我姆妈穿上袄子了再走。还有谭幺爹答应过我一顿饭了的,现在我也确实是饿了。想吃碗饺子。”
还没等根娃子说完,禾场上的妇女们就都纷纷说了起来,“我家里有准备过年的饺子,我去给根娃子拿点来,”“我家隔的近些,我快点跑回去我家拿。”不消一会,根娃子家的灶台上就放满了饺子,众人现在不是因为怕根娃子才这么巴结了,而是因为刚才被根娃子的那份孝心彻底的感动了。根娃子的眼眶里又涌出了水雾。到底人心是暖的啊。
最后在根娃子的姆妈亲自下锅做了碗饺子吃了后,根娃子才说:“其实判官大人说今天晚上子时就安排我投胎的,本来之前我还不放心,想看我姆妈穿上新袄子了再走,但是现在我看到叔伯们对我姆妈这么好,我也就放心了,记得明天一定要给我姆妈做件新袄子啊。根娃子谢你们了。”说完又跟姆妈说了几句话,就跟雾气一样散了。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