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岛噩梦

我在间被惨叫声惊醒,当我跳起来时,什么也没能发现,只有灰蒙蒙的沙滩,以及在黑暗中和群星闪烁的天空溶为一体的大海。

  “喂,给我小心点!”库克林向水手们喊道。

他们站在齐腰深的海水里,正从小艇上搬出一些木箱子,还打算把它们沿着船舷拖动。

这是工程师运上岛来的最后一批箱子。“真热,这毒太阳!”他呻吟着用花里花哨的手帕擦拭自己粗红的脖子,然后又解下汗水浸透的衬衫,扔在沙滩上,“把衣服脱掉吧,巴德,这里不用讲文明。”

我沮丧地望着三桅帆船“鸽子号”,它缓缓地在离岸二米远的海浪上摇晃,得再过二十天才会回来:“真不知干嘛要钻进这阳光下的地狱里来!可恶的赤道!”

水手们围拢过来,默默地站在工程师面前。他不懂不忙地从裤袋里摸出一叠纸币:“你们的任务完成了,回船上去吧。提醒盖尔船长,说我们在二十天后等他。”

“动手吧,巴德,”库克林转向我说,“我都急不可耐了。”

我只是望着他:“坦白说,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要上这儿来。我想在海军部那儿,您也许不便对我说出详情,但是现在总可以说了吧。”

库克林只是扮个鬼脸,眼望沙滩说:

“当然可以,巴德。这关系到一个有趣的实验,是为了检验一个理论,提出的人叫做……”他似乎难以启齿地看着我。

“谁提出的?”

“是位英国的科学家,真见鬼,我把名字给忘了。呵,想起来了,是查理·达尔文……”

我走近他,把手放在他肩膀上。

“听好,库克林!您,大概在想,我是个投头没脑的傻瓜,连查理·达尔文也不知道似的。别再胡说八道啦!讲清楚,到底为什么要把货物卸在这一小块晒得火烫的沙滩上?还跑到这汪洋大海之中来?”

库克林哈哈大笑,露出一嘴的假牙。他走开五步之远,说:“您简直是糊涂虫,巴德,我们就是要在这种环境下检验达尔文的理论。”

 下一页 尾页

“为了这您才把十箱钢铁拖到这儿来吗?”我问,一面重新凑过去,我对这个通身汗珠闪亮的胖子怒火沸腾。

“是的,”他说,停止了微笑,“至于讲到您的职责,您首先需要打开第1号箱子,从中取出帐篷、水、罐头和必需的工具。”

这时库克林和我讲话的声调就象他和我在靶场首次相识时一模一样,当时我穿着军装,他也穿着。

“好吧。”我边说边走向第1号箱子。

帐篷就安置在海岸边。两个小时后,我们已把铲子、铁棒、锯子,还有一些起子、凿子以及其它钳工工具统统放了进去,这里还堆放着将近数百个各种食品罐头和满箱的淡水。

库克林也象牛一般地工作着,他的确急不可待。在工作中,我们甚至没有发觉“鸽子号”已经悄没声息地起锚并消失在水平线外。

晚饭后我们打开了2号箱,里面尽是些普通的双轮小车,就是车站月台上运送行李的那种车子。

我接着走向3号箱,箱子出奇地重,我甚至猜想是什么工厂里的机床。然而当第一块木板掀去时,我差点没叫出来。里面滚出的全是金属板条和各种大小形状不同的方块,箱子里充满了金属坯料。

“什么?我们要搭积木吗?”我嚷道。

“未必如此。”库克林回答,他正在对付下一个箱子。

4号箱,一直到9号箱,看上去完全一样——都是些金属坯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