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孩子

“吱嘎……吱嘎……”时分,寂静的公寓里不断传出门一开一关地响声,正在电脑前噼里啪啦打字的静姝刚开始并没怎么在意。这座楼的隔音不好,她以为是隔壁邻居家里传出的声音,过了一会儿,静姝发现不对劲了,因为她在听到声音的时候,就把电脑的音量调的比较小,房间里几乎没什么声音,这回门一开一关的声音非常清晰地传到她的耳朵里,而且这个声音似乎就是她家里传出来的。静姝有些紧张,她关上了电脑的音量,“吱嘎……吱嘎……”声音更加清晰了。她有些紧张地站了起来,蹑手蹑脚地打开了书房门,走出去一看原来浴室的门,被风吹得慢动作地在那一张一合发出吱嘎的响声,她紧张的心一下子放松了下来,快步走过去,关上浴室里的窗户,出来的时顺手锁上了浴室的门,屋子里瞬间静了下来,她伸了伸懒腰,继续回到书房。在关上书房门时,并没有看见紧跟着她身后的地上有一串带水的小脚印……她继续坐在电脑前时突然感觉屋子变得凉飕飕的,又打了几行字,她有些困倦地打了一个哈气,紧接着她关了电脑。走出书房时她回手去关书房的灯,就在灯灭的那一瞬间,她看见一个一脸苍白,浑身淌水的小男孩蹲在她书房的角落里,眼睛死死地盯着她……“啪”的一声她重新打开了灯,喘着粗气向角落看过去,在灯光下那个角落里什么也没有,她紧提着的心稍稍松懈了一下,顺手合上了书房的门……

第二天清早,静姝忙碌地做着早饭,老公一边看着报纸,一边喝着牛奶。5岁的儿子小峰揉着红红的眼睛走到了静姝身边说:“妈妈,我昨晚做了一个噩梦……”正在忙碌的静姝没有时间搭理这个小家伙,他每天都有许许多多稀奇古怪的问题,看见妈妈没有理他,他只好转头和爸爸说。爸爸放下报纸把他抱在怀里,问他做了什么噩梦。小峰无精打采地说:“我看见了一个脸色白白,浑身湿漉漉的小哥哥,我想让他和我一起玩,他却把我推倒了。”

正在要往锅里放菜的静姝愣住了,她想起昨晚看见的那个男孩,她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她的心头。

“静姝,油……”老公大喊。听见喊声静姝才回过神来,锅里的油眼看就要着了,她手忙脚乱地关了煤气,一脸失神地站在那里,老公放下孩子走了过来,问她怎么了,静姝推说有些头痛,老公叫她回房睡一会,等他做好饭,送儿子去幼儿园。静姝非常勉强地笑了一下,转身回到了卧室,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后来听见老公和孩子开门出去的声音,她腾的一下坐了起来,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串熟悉的数字,长音响了很久没人接听,她继续拨通,反复了几次,电话终于接通了,那边传来了花花的流水声,她“喂”了一声,听见那边模模糊糊传来了“妈妈我冷……啊,妈妈我……怕……”紧接着还是花花的流水声。静姝拿着电话的手抖个不停,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这时电话里又传出了“妈妈……我冷啊……”静姝愣了一下甩手把手机仍到了地上,那声音还是在手机里断断续续地传来。静姝激动地冲了过去,用脚狠狠地踹着手机,直到手机的所有零件都散落了,再也没有一点声音,她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在了地上痛哭起来……

突然,客厅里的电话铃声急速响起,静姝擦了一下眼泪去接电话,电话里传来陌生男人的声音:“你好,请问你是于静姝女士吗?你的丈夫是叫王祥吗?他出了意外,请你来警局一趟。”电话挂断了,静姝静静地站在那里半天才回过神来,王祥是她的前夫,自从离婚后他们就没有联系过,刚才的静姝拨的手机号就是王祥,他会出什么意外?静姝决定去警局看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