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夜鬼话之梦中天堂

语涵抚摸着石碑上冰冷的字,上面刻着“生相远,死相近”六个字,眼泪缓缓滑落。

自出生后,黑色,或者说是无色,成为了她眼中唯一能看到的东西。

就这样,生活、上学,和别人不一样。却可以和很多人一样,所以,语涵很开心,因为她可以摸到,更多温暖的人。他们用温度,来传达着自己的善意和关心。

喜欢听最好的朋友心跳声,那样有力,证明着生命依然鲜活。孤儿,感受不到多少温度,所以,她学会有抚摸来给自己温暖。害怕她所关心的人,像幼时父母一样,心跳不再。

朋友相见,拥抱,感受着那有力的心跳,成为了语涵最大的乐趣,也是最安心的。直到遇见了他,一个围绕在她身边的人。

凯总是在语涵最需要的时候出现,无论是第一次过天桥,还是无路时的牵引。他是最合格的朋友,最贴心的盲文老师。

第一次见面,凯发出了惊奇的声音:“天啊,多漂亮的眸子!”直到前任盲文老师用紧张的语气,小声的告诉凯,语涵的眼睛,看不到。他立即满怀歉意的向语涵说对不起。

摸了摸自己的双眼,那是怎样的美丽呢?被人称赞,开心之余,是无限的伤感。

听着老师的介绍,知道了新来的凯是志愿生,无偿来教他们盲文,语涵的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暖意。原来,现在的年轻人除了嘲笑讽刺,还会发善心。

出门在外的几次意外,让语涵不敢再与人接触,只是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与交好的朋友才有几句话可说。老师劝她,第一次小孩子们扔石头,是他们天真可爱。第二次小流氓的调戏,是他们轻浮,这种现象很少。第三次被人抢包,是偶然……

之后的诸事,让语涵彻底不再想出门。对于有形无相的世界,充满了恐惧。

凯在一次授课完成后,执起了她的手,将她强拉了出去。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向上走。走到天桥之上,听着车流声,感受着任性的风,顽强的拍在她的脸上。

第一次出门,是成功的。

只是,凭着感觉,语涵清楚的感受到,有些地方,不是他们在独处。比如这次天桥,她总感觉不止两个人在紧紧盯着她。

凯:“这里,只有你与我。你能与我相处得这么好,和别人也可以,尝试一下,没有颜色的世界,也许会更精彩。”

凯退后,语涵凭着感觉,向凯说话的地方伸出手。刚伸出手,凯的声音却响起在耳边:“你到那边去做什么,我在你的身后!”

雨涵闻声回头,在身后却响起了凯的声音:“你还是打不开心结吗?”

“你不是在这个方向吗?我已经向你伸手了!”语涵不解的说着自己的疑惑。

凯快步走了过来,说:“我们回去吧,一会就是了,回去太晚,就不给咱们留门了。”那声音中,透着一丝慌张。

“怎么了?”语涵不明白,凯为何慌张。

“没、没怎么!走吧!”凯拉起语涵的手,一步步将她带了回去。

到了家门口,语涵突然想起来,包在凯的身上背着,便回头。或许是凯没有来得及收住脚步,两个人的唇,轻轻印上。

语涵感觉整个脸都快烧了起来,心底升起一团火,热烈而暖意绵绵。像是温柔的浪花,有力的拍在身上。她感受着那阵激荡带来的余震,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钥匙拿出来了,你进去吧!”凯的声音突然冷了下来,听着这样的口气,仿佛很生气。

语涵不再说话,她就知道,她就知道这个人,一定会嫌弃她。没有人可以免俗,没人可以。

语涵忍下将要冲出的泪,默默的转身,开门。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心情也渐渐冷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