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女孩叫小晴

大三那年暑假,我想挣点学费,减轻父母肩上的担子,就没有回家。不几日,我在三里湾的一家报社找到份临时校对的工作,原先那个校对请了产假。工作很轻松,只是地点离学校太远,每天来往挺辛苦。主编是个和善的老头,知道我是个勤工俭学的大学生,发动他的关系,在附近又给我找了份守的差事。那是个建筑工地,我什么也不用做,一个晚上就是三十元钱,我乐得快要疯了。

这天晚上,我正靠着墙看书,窗子忽然轻轻地响了几下。我扭头看去,只见有个身材窈窕的女孩站在外面。我很奇怪,从来没人到这里来,又这么晚了,难道是贼?我警惕地说:“你是谁?到这里干什么?”女孩悲凄地说:“大哥,行行好,有坏人追我,让我进去吧。”我打开门,女孩闪进来,我往外张望了一下,并不见有人来。女孩倒大方得很,不待相请,便坐在了床上,媚笑着说:“我叫小晴,知道大哥寂寞,特来作陪。”小晴唇红齿白,秋波盈盈,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人。然而看到她如此放荡,我肺都要气炸了:“想不到你空有一副好皮囊,却如此不要脸,快给我滚出去,不要脏了这地方!”小晴将衣领一撩,露出一抹酥胸,浪笑着说:“你们读书人不是都说书中自有颜如玉吗,怎么人在跟前,反而没胆了?”小晴不住地挑逗,甚至露出敏感部位,我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走了出去。

不知何时,门外站着两个浑身黑的人,他们脸色却太白,白得像白纸、像寒冰,连嘴唇都白得没了血色。看到我出来,其中一个扭住了我的膀子,另一人伸出巴掌拍打着我的脸说:“看不出你小子还是个正人君子!”他的手也像寒冰一样,我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小晴过来说:“放开手,我自然有法子对付他!”

小晴拉着我进屋,听着屋外的脚步声去远了,扑簌簌滚下两长串泪珠来。我最怕看见女人哭了,尤其是对着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就安慰她说:“我知道你这样做有不得已的苦衷,你一定是被逼的,说出来,也许我能帮助你。”小晴摇了摇头说:“你快离开这里,呆下去会有性命之忧。”我呵呵笑着坐下来:“你是说那两个人,告诉你,我还没放在眼里,我可是学校篮球队的。”小晴见我一副不怕天不怕地的样子,叹口气说:“你是好人,我不骗你,其实我是个鬼魂,刚才那两个人也是鬼。因为这里原先是片坟地,工地施工骚扰了他们,他们就夜夜出来作祟。在你之前,已经有三个守夜工人吓跑了——”我依然笑嘻嘻地对着她。小晴急了:“你怎么不相信我!”说着她眨眨眼睛,那眼珠竟滚到了我手上,我吓得魂都飞了,又嚎又叫起来。小晴捡起眼珠放回眼眶,继续说:“这下你信了吧,你走了就不要再回来,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可能在一起的。”我看到小晴眼眶里贮满了泪水,一本正经的样子,知道她没有说谎。

第二天,我来到当地的城建部门,询问三里湾的工程。相关人员对我说,三里湾靠近国道,政府加大投入要在那里建一个集餐饮、娱乐为一体的大型游乐场。看来,要为小晴他们做点事,还得另想办法。

这天校对时,一篇新闻吸引了我,有个女孩自从数月前睡下后就没再醒过来,这种怪异现象引起了多位医学专家的重视。和新闻刊发的还有一张女孩的照片,我一看就叫起来,这不是小晴吗?

晚上,我壮着胆子来到那个工地,工地上黑灯瞎火的,一个人也不见。我不知该去哪里找小晴,胡乱走着,忽见小晴向我奔来,拉着我的手就跑。我不敢多问,跟着她跑,隐隐听见身后传来追逐声。跑了不知有多久,小晴停下来,指指前面说:“这里就是我的家了。”我看到前面有所砖瓦房,知道这里已经是郊外了。小晴拉着我的手躲在暗处说:“数月前,我吃饭急了,一团饭堵在嗓子眼,魂魄给无常鬼拘走。到了奈河桥边,我哭着不肯过。无常念我花样年华,起了善心,又见我阳寿未尽,就准我回去。可那团饭堵着嗓子眼,我的魂魄上不了身,流浪到三里湾,被他们挟持迷惑人。因为我放了你,他们怀恨在心,天天打我,我才偷跑了出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