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缘

刘村这几年邪乎。怎么呢?那就是年年都有怀孕的妇女在临产时因难产而死去,而且大人孩子一个都保不住。弄得村里凡是怀上孩子的人家,整天都提心吊胆的。刘山的老婆阿花就是去年因难产死的。二人结婚还不到两年。从那以后刘山就变了,天天顿顿喝酒,一喝就至少喝得半醉方休。

这天,正是入三伏的第二天,热得不行。正中午时,刘山从县城里喝完酒回家,刚进到村口,看见远远地有个穿红衣服的小女孩儿挎着个篮子,迈着小碎步轻快地向村里走去。刘村虽然有上千号人,可刘山没有不认识的。不仅认识本村的,连谁家的亲戚长得什么样,他都认得出来,可刘山却不认识这个小姑娘。刘山就来了好奇心,悄悄地跟着她,想看看她是谁家亲戚。

那小女孩儿头也不回,径直走到了刘大强的家。这刘大强在村里算是个能人,长年在深圳打工。他老婆也快临产了。刘山就想,这红衣女孩儿大概是他老婆娘家的亲戚吧。刘山正琢磨呢,就看见那女孩忽然又出来了,急急地向村外走去,而且她两手空空的。刘山纳闷了:咦,走亲戚也没有见过进门放下东西就打道回府的呀。他就迎了上去,想看看这小女孩儿长得什么样。二人一碰头,刘山愣了。哎呀,这小女孩儿活脱脱就是他老婆的克隆体。除了身量不同,那鼻子那眼儿,跟自己死去的老婆不差分毫。刘山差点儿叫出“阿花”来。可他寻思,这不可能呀,大概是自己又喝多了,看花了眼。他就揉揉眼睛,再看。嘿,就是阿花!

刘山此时也忘了阴阳两隔,竟激动地叫道:“阿花,你怎么在这里?”

那红衣小女孩儿扬起头,扫了一眼刘山。这一眼,令刘山立时在大太阳底下浑身起鸡皮疙瘩。为什么,那眼光阴冷阴冷的。

刘山就是刘山,他又问:“你上大强家干什么去了?”

那红衣小女孩儿就现出恨恨的神色,和阿花与他闹气时的眼神一样。她狠狠地白了他一眼,一句话也不说,“刷”地就从刘山的身边蹭过去。脚步轻轻的,像是水上漂,练过轻功似的。刘山再回头看,人竟没了。

刘山心说,你跑得了和尚,还能跑了庙不成。我去问问大强老婆不就全知道了。这么想着,他抬腿就进了刘大强家。

大强家的院里静静的,狗不叫,鸡不鸣。可也是,大中午的,天又热,谁不睡个午觉呀。而且大强没在家,家里就他老婆和老妈,我一个大男人没事没由地跑人家家里来,算什么事儿呀?刘山这么想着,就折身要撤。就在这时,他一眼看到在大强家的窗户下,摆着一个竹篮。那竹篮上盖着一层红布。刘山就觉得那么眼熟。在哪儿见过呢?想着想着,刘山猛然想起了,天,不就是刚刚那红衣小女孩儿挎的那个竹篮吗?她怎么放在这儿了?这篮里要是装着吃的,那还不让狗叼了,鸡啄了?刘山就走上前,掀开竹篮上盖的红布,想看看送的是什么。掀开一看,刘山愣了。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对纸剪的小人,一大一小。这是什么意思呀?刘山突然想到了:呀,那个红衣小女孩儿莫不是托生鬼,来大强家找替身来了?要是那样,大强老婆也难逃一死!

可大白天的,怎么这鬼就敢出来呢?刘山又想起老人说的,午时属阴,是鬼活动的时候。这样看来,刚才那红衣小女孩儿就是索命鬼无疑了。刘山这么想,就拿起那纸人,“刷刷刷”撕个粉碎,抄起那竹篮,隔墙就扔了出去。

这时,就听房门“吱”的一响,大强的老婆腆着个大肚子出来了。她一见刘山,笑了,说:“这梦还真灵啊。”

“什么梦?”

“咳,我刚刚做了个梦,怪怪的,梦见有个穿红衣服的小女孩儿对我说,有人在你家窗户下放了礼物,你看一眼吧。原来是大兄弟你呀。你说你,这大中午的来送什么礼呀。还装神弄鬼的给我托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