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灵异故事之天谴

四十年代,六月里的夏季,在长白山林中,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几个狩猎人,他们分别是,四十七岁的柳巴夫、四十三岁的刘福田、三十八岁的王建华、二十五岁的赵建东向着不远处放山人遗下居住的窝棚冲去,他们进得屋中屋外的大雨下得更大了。电闪雷鸣不断声声,“咔嚓嚓……咔嚓嚓”的雷声就响在这现已是四人躲雨的小窝棚里。这大雨还是再下,要比原来下的更急促了,那雷声是围绕着这间小窝棚一个接一个炸响个不停。当人们明白过来的时候,才发觉有不对之处,只听得柳巴夫他说,“不对?我说刘福田,你听,这雷它是围绕着咱们四人避雨的这个小窝棚所响所劈打?”

“是呀,柳哥我也听出,听老话讲……难不成我四人当中,谁做了伤天害理之事不成?在我们这四人当中有雷劈之人?”

“我也听说过……这雷它找三世?”在他二人说话的时候这雷声响的更急更密切了。

“轰隆隆……咔嚓嚓……轰隆……咔嚓嚓”

天越来越昏暗,那闪电白白着光一道道接连不断的打着划着。

“真有此事?我怎么没有听说?”

“嘿嘿,嫩芽子,建东你才几岁?等着你到了我的年岁你什么都会知道。”是柳巴夫在说。

“轰隆隆……咔嚓嚓……咔嚓嚓”此时的雷声仍然是一个接上一个在围绕着这间小窝棚在打。再也沉不住气的刘福田他说,“不好,柳兄,我看这雷……它说不定真是在找我们四人当中的谁?为什么是围绕我们避雨的窝棚在劈啊?”

“福田大哥、柳巴夫兄长,你看啊,不,你是说我们四人之中谁犯了天理?雷它要劈谁?总不能是我们四人一起劈吧?”在王建华他的问话中雷声电光更加急急了。

“怎么会有这等事?我我也没做什么坏事?我是孝顺父母的!”

这三人没有听害怕的赵建东他的解释,只听得柳巴夫他说,“这样吧,今儿这雷它响得真是有诸多的蹊跷,我们四人当中必有一人是有罪过,可能是雷它要找的对象,你们看,这样如何?”柳巴夫说道这里他停下不再说了,只听得刘福田他焦急的询问他催促着说,

“柳哥你看怎样好你就照直说,我们大家全听你的,你就快说吧。”

“我看这样,我们四人把自己头上的帽子一一扔到屋子外,要是雷声它不响,证明此人没有什么罪过。”

“好,就听柳巴夫大哥的,好,我先扔!”说着说着,三十八岁的王建华就摘下了自己头上带着的帽子扔了出去,说也奇怪!刚才还是电闪雷鸣的天空突然,那个急促的响雷它不打了,居然它停了下来,雨还再下。

王建华笑呵呵的说,“柳兄,刘哥,看我没什么事?那雷它找的不是我?”王建华他说完走出了窝棚把自己的帽子拾了回来,他高兴着走进了窝棚里。他的脚刚刚落地,“咔嚓嚓……轰隆隆……咔嚓嚓”密集的雷声又起,“好,王建华他没有什么不是,我是大哥那就该是我了,好,我不连累你二人,我现在就把帽子扔出去。”说着说着柳巴夫就把他的帽子扔了出去,他同王建华一样,雷不响了,闪电也不划了连雨也停住了。

“就剩下你我二人,这雷找三世又是我说的,难道这雷真得找上了我?这回该是我刘福田扔帽子了。”说着说着四十三岁的刘福田再看了一眼赵建东他把自己的帽子扔到了屋外,雷声也是没响,电光隐迹。

“啊!不是我们三人?是是你,赵建……”在众人吃惊中,二十五岁的赵建东他哭丧个脸,回头看着众位说,“我真的没有做过坏事,就连和爸妈顶嘴我我都没有过。”王建华说,“你跟我们说没有,你听你听?你好意思让我三人与你陪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