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子口的老太太

这个故事发生在上世纪,是邻居老张遇到的蹊跷事。

时间退回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改革开放的春风方兴未艾,全国经济形势一派大好,老张身为市钢铁厂里的技术骨干,经常是忙得焦头烂额。但他一点不觉得苦,按他的话说:“俺是社会主义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

老张虽然工作态度认真,但却是个小心眼,眼睛里揉不进一粒砂子。就因为这事儿,老张跟他邻居老刘闹得不太愉快。老张家住的胡同是个死胡同,老张住最后一户,隔壁住的是同一个厂子后勤主任老刘一家。老刘的爸爸走得早,老刘就把他家老太太接过来同住。老太太姓王,大家都叫她王老太,年纪约莫七十来岁,头发花白,佝偻着腰,整日穿身粗布衣裳,蹬着自己纳的千层底,看上去弱不禁风。可实际上王老太眼不花耳不聋,腿脚利落,张嘴一瞅,一嘴的好牙各个坚固耐用,看不出一点龙钟老态。

王老太打小在农村生活,活了几十年,乍搬进城里住浑身不自在,嚷嚷着城里面太安静,听不到鸡鸣狗吠睡不好觉,又嫌市场上买来的菜不新鲜,不如自家种的水灵鲜香。抱怨了几日,老太太忍不住自己折腾起来。先是在自家门口拿竹条搭了个鸡笼,养了好几只鸡,又在另一侧用砖块堆了个小菜园子,里面种些辣椒、小葱、韭菜什么。这样一来,王老太可算是踏实了,找着了农村老家的感觉。

王老太是舒坦了,可老张心里就老大不痛快。

老张因为工作的原因,经常加班到深才下班,在烧红的锅炉前面忙活一整天,流了满身臭汗,老张回到家啥也不想,就想一头扎床上好好睡一觉。可是自从王老太在家门口开办了“养鸡场”,老张就再也没睡过一个囫囵觉。每天凌晨四五点钟,老张正睡得香甜,王老太的大公鸡就雄赳赳气昂昂得开始打鸣报晓。那边王老太在鸡鸣声中神清气爽的起床了,老张却在床上辗转难眠,一声声鸡叫像刀子一样扎进老张的耳朵眼里!

老张为此找过老刘几次,让老刘注意一下邻里公德。老刘却满不在乎,三言两语就把老张打发了:大家都从农村出来的,从小听惯了公鸡打鸣,怎么,到城里住了两年就听不了鸡叫了?话说出来把老张气得脸通红。其实老刘是故意这么做,谁让前段时间单位评先进称号老张抢了自己的名额呢?这下老张可急了眼,吆喝着要找老太太算账。老张媳妇晓霞赶忙拉住老张,劝说忍一忍算了,你跟人家一个老太太一般见识,不让人笑话?老张只好强忍着脾气。话说这压力积攒久了就得爆发,这不,在一天雨夜里,老张的脾气算是再也忍不了,像火山爆发一样,跟王老太狠狠吵了一架。

那天晚上正好下大雨,六月的天,雨下得又急又凶,豆大的雨点砸的人生疼。老张又忙活到快十二点才下了班,路上湿滑也不敢骑自行车,老张就推着车子顶着瓢泼大雨往家走,好容易走到胡同口,老张刚要松口气,突然脚下打滑,连人带车摔倒在地。老张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也顾不上疼得龇牙咧嘴,手忙脚乱地扶起跌倒在一旁的自行车。这自行车在当时可是个稀罕物件,谁家能有辆自行车,可比现在开个小汽车气派多了。老张省吃俭用一年才买了辆永久牌,对待这车可比他自己都要爱惜,没事就拿块棉布沾着机油给自行车上光打蜡,这车买回来半年多还跟新的一样。

老张把自行车扶起来一看,顿时傻了眼:车龙头摔得变了形,车把摔成了一条斜线;车身上蹭掉了油漆,露出了银白色的骨架;皮座子划开了口子,露出了难看的白色填充物。老张愣在雨中,跟丢了魂一样。突然,老张瞥见王老太堆的菜园子被大雨冲垮了,泥水流了一地,这才导致老张滑倒在地,摔坏了爱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