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财小鬼

桃源乡有一个人,叫张欢,家里非常穷,连温饱都成问题。有一天,他独自呆在家里,忽然听得外面吵吵嚷嚷起来,就起身出去,只见一群小孩正用石头打一个衣衫褴褛的外乡人。张欢见那外乡人不像什么坏人,就大声把小孩轰走,并把外乡人请到家里,外乡人十分感激。

张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何到这里来?”

外乡人说道:“我叫青云子,是一个道人,四海为家。”

听他这么一说,张欢仔细一打量,发现这人有点仙风道骨的风范,很客气的说道:“原来是道长,失敬得很!我叫张欢,家里很穷,只要你不嫌弃,想住多久都没问题。”

青云子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想借住半个月……”语气中带有几分畏惧。

张欢哈哈笑道:“别说是半个月,就是半年也行。反正,家里就我一只单身狗,还是一只很穷的单身狗。现在,多一个伴,高兴还来不及!”

晚上,张欢走进里屋,从床底下摸出半碗玉米面,来到厨房,胡乱煮了一锅粥,一番狼吞虎咽,也算勉强填饱了肚子。饭后,青云子说道:“我看张兄弟一脸富贵相,不应该这么贫穷呀!”

张欢呵呵一笑,说道:“道长就不要拿我开玩笑了。”

青云子十分认真的说道:“我虽然像个乞丐,但也懂得许多奥妙之术。我敢打保票,将来,张兄弟一定飞黄腾达。”

张欢听了这话,明知是假话,却也听得眉飞色舞,像喝了蜂蜜水一样甘甜。第二天早上,道人对张欢说:“我出去转一转,晚上就回来。”

张欢很客气的说道:“好。”

家里一点粮食也没有,仅有的半碗玉米面,昨晚已经吃光了。张欢一天没吃东西,心里、胃里都闹得慌。忽然,门响了,打开门,只见青云子手里托着一个小袋子,道:“我四处狂狂,捡到了一小袋米,咱们今晚的肚子有着落了。”

张欢高兴极了,把米放在锅里煮熟了,虽然没有菜,却吃得无比的香。吃完饭,青云子对张欢说道:“村西头的那个大户人家,叫什么来着?”

张欢说道:“那是马员外家,是方圆几十里,最富有的一家。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青云子说道:“依我看,那马员外鼻塌嘴窄,是个穷酸命,不应该那样富有才对呀!”

张欢一思索,十分惊疑说道:“是呀,前些年,那马员外穷得连裤子都穿不上,也不知道怎么的,后来就飞黄腾达,富甲一方了。”

青云子一听,说道:“干脆这样,你跟我跑一趟,也许会有意外的收获。”

,二人悄悄翻墙进了马员外家,四处一看,只见一间偏房里还亮着灯,朝缝隙里看去,只见一张供桌上摆着一个酒坛子,两边点着两根白色的蜡烛,前面放着一盘纸钱。

张欢十分惊奇,这是哪门子的风俗,供奉酒坛子,用的还是纸钱。青云子一点也不奇怪,反而无比镇定。忽然,有一个人从供桌下爬了出来,不是别人,正是马员外。马员外站在酒坛前,叽里咕噜念叨了一会儿,也听不清念的是什么。

忽然,一只枯枝般的手从酒坛口伸了出来,接着,一个血淋淋的小脑袋也冒了出来,再接着,不到一尺长的怪小人就从酒坛里蹦了出来,站在供桌上。

马员外一点也害怕,从怀里抽出一把刀子,挽起袖子,在手臂上划开一道口子,鲜红的血慢慢流出来,那小人像青蛙一样,蹦跶一下跳了过去,伏在马员外的血口上,咕咚咕咚吸了起来。看得出来,马员外很痛苦,那小人却很享受。

小人喝饱了,反身跳到供桌上,回到酒坛里。见小人回到酒坛里,马员外放下袖子,又从供桌下爬了进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