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皮影

干一行,爱一行,是工作的最高境界。如果能做到这一点,那就好比是武侠小说中的心剑合一,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事……不过,如何才算是“爱”呢?

我和何方上同一个幼儿园,同一个小学,同一所初中,现在又进了同一个高中,可以说是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发小。我对其不可谓不了解,一个字:聪明……何方脑瓜好使,鬼点子多,从小我就服他。只不过人无完人,何方这人有时也有点情绪化,爱钻牛角尖。不过聪明的人大多都自负,十几年的交情,我从不跟他计较这些,也许就因为这个,我们才能玩到一起……

有一次我去他家找他,刚一进屋,就让他拽进了房间。他神秘的一笑:“猜猜我从家里发现了什么?”

“什么?不会是毛片儿吧?赶紧看看,回头你爸回来看不成了……”

“别扯淡,你看这个。”他说完,半蹲在床前,从床下拽出一个一米见方的木头箱子。我瞧了瞧,那厢子墨绿色的漆皮早已剥落,四角包着的铜皮也黯淡无光。

“这是什么啊?从废品回收站捡来的?”我问。

他哼了一声:“这可是宝贝啊……”我看他故作玄虚心中上火,冲上来就要掀箱盖:“让我看看!”

他一屁股坐在箱子上,翘起二郎腿,说道:“想看是吧?可以,不过先听我讲讲来龙去脉……”我拿他无可奈何,于是只得洗耳恭听。他顿了顿,问我:“知道皮影戏吗?”

“那谁不知道?小时候在电视上看过动画片儿呢。”我不以为然。

“那你知道,哪儿的皮影戏最有名吗?”“不知道。”“那么你听好了,我现在给你扫盲。”他说:“中国皮影戏,以唐山滦州皮影最为出名,这东西也叫驴皮影,从明朝开始,就是皇宫御用的娱乐节目,滦州出了好些个钦点的皮影师傅呢……”

“哦,”我心不在焉:“那跟你有什么关系?”

他嘴里“滋”了一声:“你真傻还假傻?你忘了,我祖籍就在唐山。”他说完,还不忘拍拍屁股底下做的箱子。“你是说……这里面都是皮影?那可真稀罕……”

他笑了一下,蹦起来掀开了箱子。我直觉的一股腐霉之气冲出,隐隐约约还有股驴胶的味道,呛的我直头疼。我忍不住别过头去,咳嗽了两声,见何方正一脸得意的看着箱底。我这才细看,见那箱子之中一层一层的摆了不下二十多个皮影人,头对头,脚对脚的平放其中,衣服颜色多以红黄青绿为主,唯有人物脸色白的出奇。不知为何,我突然想到了在电影中看到的集中营万人坑……

“喂,怎么样?”何方的问话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客套道:“不错,不错,真是开了眼界……你从哪儿搞到的?让我仔细看看……”说着我就要拿起最上面一个人形,那是一个古代女子模样的皮影。

“哎别动!”他突然制止我。“怎么了?拿一下会少啊?”我有点不满。

“不是,这东西是驴皮做的,因为放的时间太久了,现在都很脆,不小心的话有可能会损坏。”他说着关上了箱子。

“你还没说呢,你从哪儿弄到这些古董的?”我问。

“前几天,我跟我爸整理他单位仓库,发现这么个箱子。我爸说那是我爷爷留下来的东西,因为家里东西太多,就搬到工厂里去了。我好说歹说,我爸才给我拉回来的。”

“你爷爷的?你爷爷是演皮影戏的?”我追问。

“什么叫演皮影戏的?那叫艺术家。我爷爷的爷爷,我太爷爷,还曾经在慈禧六十大寿的时候奉旨进宫,给老佛爷表演过皮影戏呢!”他说着兴奋起来:“当时就赏了三件黄马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