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纸扎人

每周的周末我都会去郊外的一座别墅里去做清洁,这座别墅的主人是一位帅气的男子,只是不苟言笑。他对我打扫屋子的要求很严格,别墅里所有的东西都不许用水擦,一滴都不可以,连玻璃窗都不可以用清洁剂擦,只能用干抹布一点一点的擦,很费力。不过看在工资够高的份上,我很乐意受点累。

周末的这两天他基本都在家,屋子其实一点都不乱,灰尘也很少,我总是看着他呆呆地坐在一张椅子上看天,很认真很着迷的样子。有一次我忍不住问:“先生天上有什么,你看得如此认真?”

他一愣,缓缓回过头,他的头似乎是仰久了,转过来的时候有些僵硬,还发出细微的劈啪声,好像骨骼摩擦发出的响声,有些慎人。

“天很洁净。”他淡淡地说。

“哦!”我的脸微红,我知道是我僭越了,我根本不应该去问他什么。

“你也很洁净。”他接着又说了一句,这一句,让我的心激动不已,鼻子一酸,眼圈红了。

“怎么了?”他很奇怪地看着我。

“我……没怎么……”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苦涩地想半年前我还是个阔太太,享受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可是当有一天我发现老公竟然把情人带回家的时候,我再也忍受不了了,钱是会给我富足的生活,可是给不了我幸福,我看着老公搂着情人的腰,我只感觉心一阵阵发冷,胃一阵阵抽搐,我只知道我必须离开那座皇宫一样的家,我才不至于窒息而亡。离婚是我提出来的,因此我一毛钱财产也没分到,老公冷笑着对我说:“离开我,我看你怎么活?不如你求我,求我后我会给你基本的生活费。”

我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走,就算我什么也没有了,我还有我的骄傲。

“你很骄傲。”我的雇主突然打断了我的冥想,说出的话同意令我吃惊,他怎么知道我是骄傲的?难道我在他的面前表现的不够卑微?我有些不安地看了他一眼,比起骄傲我更不愿意失去这份稳定的收入,所以我赶紧忙乎了起来。

“有什么委屈可以告诉我,我会帮你的。”他笑着对我说,这是他第一次冲着我笑。

那天我从别墅出来的时候,天快黑了,今天的公车似乎比每天来得慢了许多,我站在路旁焦急的等待时,有一个老乞丐慢慢走到我面前,伸出了他那双肮脏的手。

“你要干嘛?”我被他吓了一跳,反射性向跳开。

“小姐,帮帮我吧!”他的声音沙哑难听,身上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我赶紧从兜里掏出一张十块钱递给了他,对于乞丐我一直慷慨,没有什么比低贱的生活更让人沮丧。

老乞丐感激地连声道谢,道:“小姐你太好心了,为此我送你一个忠告,别接近郊外的别墅,别再关注别墅里面的人。”

我愣了一下,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样子,我本想细问,谁知公车却在这个时间来了。

回到家里,一座破旧的廉租房,但是对于我来说这已经是天堂了。我打开门,脚踩到了一个信封上,我好奇地捡起了信封,打开,一张精美的喜帖呈现在我面前,上面写着我老公的名字,他这是在向我发出挑战吗?我去,他正好可以嘲笑我的寒酸,我不去,证实了我的落魄和胆怯。握着喜帖我一未眠,第二天星期天,我来到郊区的公寓,他破天荒地看了我一眼。

“你没睡好?”

“嗯!”我轻轻答应了一声。

“发生了什么事?”他似乎对我开始好奇。

“我老公邀请我去参加他的婚礼。”我淡淡地回答。

“那你为什么不去?”他奇怪地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