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时分

烟儿消失了,很粘人的烟儿突然离开了,没人知道她去了哪!她的丈夫峰也不知道。

“你真的不知道吗?”烟儿的妹妹柳儿叉着腰问。“我姐那么喜欢你,她怎么可能离家出走?”

“我不知道。”峰喝着酒,很伤心的模样。

“别喝了,去找找。”柳儿其实是关心峰。

“别管我,让我喝。”峰继续灌酒,他不灌酒睡不着。他会惊醒,会四处去寻烟儿,烟儿……他叫,声声音凄惨。

柳儿不在问了,她觉得烟儿的失踪一定和峰无关,不然他不会如此难过。

那么烟儿去那了?柳儿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私奔了?最近的烟儿是很神秘,经常半给柳儿打电话问一下莫名其妙的问题。

“你姐姐认识了一个网友,我看了她的聊天记录。”峰困难地吐出了一句话,然后他瘫在了地上,痛哭失声。

柳儿也哭了,她是在心疼她的姐夫,如果姐姐真的做出这种事,她就不是柳儿的姐姐。柳儿愤怒地想,从此不再追问姐姐的下落。

半年后峰要结婚了,他和烟儿本来就没有办结婚证,现在烟儿失踪了,他再婚一点也奇怪。

那一天柳儿来观礼,她的脸上带着带着诡异的微笑,凑近峰的耳边小声说:“昨晚我梦见我姐姐了,她说她很冷,她一个人被埋在冰冷的地下她很冷……”

峰颤抖了一下说:“不过是个梦,你姐姐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和情人逍遥自在。”

“真的吗?”柳儿微笑。

峰没在说话,他拥着新娘走了。柳儿看新娘挺眼熟的,比峰老和他一点也不相配,是峰的顶头上司也是个警察,披着正义的外衣,内在里谁知道是什么东西,“骚货。”柳儿骂了一句,含着泪悄悄地走了,心理的痛不知道是因为姐姐还是因为自己。

柳儿对着镜子开始化妆,她的脸本来就和烟儿很像,画了妆沾上双眼皮,竟然和烟儿一模一样。

那晚她踏着夜路出门,幽灵般闪进了姐夫家的后门,她是跳窗户爬过去的。屋里的一对新人还没就寝,他们小声说着让人脸红心跳的情话。

突然感到一阵冷风,烟儿苍白着脸站在峰的面前,峰被吓傻了,他颤声叫着:“烟儿!烟儿!对不起,对不起!”

“为什么害死我……”烟儿的声音冰冰冷冷。

“我没有害死你。”峰的声音颤抖,而他身边的女人早就吓得昏死了过去。

“你没害死我,我怎么会死?”烟儿的声音更冷了。

“真的不是我,你要找就去找你的网友吧!你不是和他远走高飞了吗?”峰大声的吼。

“咯咯咯……”烟儿的嘴里发出一连串的笑声,她微微弯下腰说道:“是你杀了我。”

“不!”峰突然站了起来,他抓住了烟儿的手,同时屋里的灯被打开了,新娘堵住了门口。

烟儿,不,应该是柳儿她在灯光下无所遁形。

“说吧!你把烟儿的尸体藏在了那里?”峰冷冷地说。

“你说什么?”柳儿浑身发抖。

“不然你怎么知道烟儿死了?”峰恼怒地问。

“我……”柳儿腿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不久峰带人在柳儿家里的地下室里找到了烟儿的尸体,她的尸体已经风干了,看上去死时很惊讶,没想到,是最亲的妹妹杀死了自己。

柳儿被判了死刑,秋后执行。峰紧绷的精神终于可以得到松弛了,他想他和上司霞的生活美满而快乐,最关键的是,他会升得很快,这是他最想要的。

那一夜,天黑无云,天边压抑着一种暗红色很诡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