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鬼楼

曹运迷糊中被一个电话给吵醒,正准备接,那边就挂掉了。

原来又是一个半的垃圾加骚扰电话,曹运心里把对方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足足骂了二十分钟,骂是骂爽了,但骂着骂着就感觉清醒了,然后就睡不着了。曹运接着又骂了几句中国移动,再把手机关机再“啪”地往旁边一丢。

再躺下来努力入睡时,曹运的眼角无意间瞥见窗外有一片灯光。曹运心想,不对啊,记得刚才关机时,手机屏幕显示的,像是两点多,而曹运家在郊区,每天这个时候大家早就与周公约会去了。现在怎么会有灯光呢?

曹运忍不住往窗外看去,这一看不打紧,什么时候对面竟然有一座如此高的新楼呢?就在昨天傍晚,这对面还是一些破旧低矮的平房,住着一些农民工,白天去工地里干活,晚上再一起回这些平房来,分别进入不同的房间,接着就听到他们“哗啦啦”“乒乒乓乓”的洗漱洗衣服或者锅碗瓢盆的撞击声。

曹运忍不住起床走到窗前,而且这楼的装饰风格非常气派,不似这郊区大片的旧楼。只是如此新楼,这灯光却不太亮,比这些旧楼里的灯光暗淡多了。曹运知道这些肯定是自己未完全睡醒所产生的幻觉,就准备再回床上去会周公。但一阵“稀里哗啦”洗麻将的声音将他又生生拉回了窗前,曹运最喜欢打麻将了。

他仔细地看过去,发现这新楼每层楼都亮着灯,里面隐隐约约有人在做着各类事,而那些麻将声,却距离自己不远,是在八楼,而自己住七楼,正好斜对面,看着窗口那片微弱灯光和麻将声,曹运一时心痒起来,完全忘记了刚才对这新楼的怀疑,只想着怎么样才能去看看。念头一过时,曹运就发现这窗前突然出现一座楼梯,楼梯直通对面四楼。

没有迟疑,曹运一溜烟跑上去,直接跑到那桌麻将前。四个人在打麻将,一个秃顶,一个老头,一个年轻人,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曹运默默地坐在旁边观看,那四人似乎因为战况激烈,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直到很久以后,秃顶才发现了曹运,一边往中间打了个西风,一边说:“哦,这位大哥也喜欢打麻将啊?你住哪里啊?”

曹运指了一下自己的楼层,说:“对面,三楼。”

麻将的声音骤然停止了,四个人一起回过头来看着他,曹运头皮一阵发麻,因为他看到他们四人的脸在阴森暗淡的灯光下微微发绿。大约一分钟过后,秃顶说:“看来你的家人没给你捎房子啊,又是一个可怜的人。”

秃顶说的是“捎”,但曹运听成了“烧”,但其实也都是一个意思。他一下子冷汗都冒出来了,刚才隐约的怀疑果然不错,怎么会突然凭空出现一座新楼呢?怪只怪自己一听到麻将就鬼迷心窍,把什么都忘记了,他正如坐针毡正想办法逃走时,秃顶又指着对面的老头,说:“他也是,他两个儿子都在城里打工,死了好久,但儿子们都不知道,也是很久都没房子住,差不多半个多月,他儿子才给他捎来了房子。”

曹运只好一边胡乱问问题转移话题,眼睛一边偷偷瞄着刚才那楼梯,如果还在,他就要想办法原路返回了。曹运问:“那你们住哪里呀?”

秃顶说:“新街56号。”

老头说:“新街349号。”

浓妆女人带着妩媚的笑对曹运说:“新街93号,有空去那里玩。”

这时秃顶插话了,“新街的男人,谁不知道你的住处呀?”然后他指着浓妆女人对曹运意味深长地说:“她门前有盏红灯笼,你明白了吧?”

浓妆女人将头一扭,看着秃顶,“你还吃醋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