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裂缝

张丽的房子经过了一次扩建,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花园,然而这个花园却来得并不容易。张丽将门口的马路占去大半,用着多出来的路面筑起围墙,将其占为己有。只是围墙的建筑也并非一帆风顺,在某一个早晨,张丽发现不知什么愿意,围墙的一个角落裂开了一道缝隙,大约有五公分宽,一米高。而这道缝隙很奇怪,无论张丽用水泥补上还是用木板挡上,第二天都会奇怪的再次出现在围墙的其他位置,令人很是头疼。张丽想了想,觉得这个缝隙应该不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就索性不去理会了。

张丽在花园里铺上了草皮,种上了各种五颜六色的花,并在花园的中间立起了一把遮阳伞,底下放上一张竹藤摇椅。她喜欢在午后轻摇着椅子,品上一口绿茶的感觉。只是好景不长,张丽开始发现了这个花园的不寻常。

刚开始,她在喝茶的时候,鼻子总能闻到隐隐飘来的尸臭味,期初还以为是自己的心里作用,可几天过后,味道变得越发浓重了起来。浓重的味道令她心烦意乱,她站起身来,仔细找寻起源头来。只是越发寻找,越发觉得奇怪,那味道似乎理她很近。终于,张丽找到了味道的源头——那条奇怪的裂缝。

越靠近裂缝的时候,那味道浓重得令人作呕,仿佛空气都变成湿热的一片。张丽屏住呼吸,将头望裂缝里靠了过去,眼睛慢慢往裂缝中望去。

只见一直死老鼠躺在裂缝的深处,它的身体以及爬满了蛆,不断蠕动着,而肚皮也已经被啃穿,露出了里边的内脏。张丽视线方一看到,立马将头扭转向其他方向,但残留在脑中的画面依旧令她作呕。她硬下头皮将死老鼠用扫帚清理干净,并用水仔细冲洗了那条裂缝。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但是,这样的事情在第二天又发生了。

这次死亡的是一只黄色的猫,也是布满了蛆虫,身体被啃食的支离破碎。张丽又将尸体清理了,心里也开始发现了不平常的地方。明明昨天还没发现,怎么今天就有动物死在这里,并且看尸体的状况,似乎已经死去了超过三天,莫非,有人在恶作剧?

恶作剧的想法方一浮现,立马解开了张丽的所有疑惑。她坚信,一定是有人对她占有路面的情形不爽,暗地里故意将尸体丢到她的花园里。做出这么恶毒是事情的人,十有八九便是她的邻居。

既然已经肯定是犯人的范围,张丽也没有闲着,她像平常一样,依旧是坐在藤椅上喝着绿茶,只是视线一直默默盯着裂缝的那个方向。她在脑中幻想着,在围墙的另一端,此刻正有一个拿着尸体蹲着的人,他眼神猥琐,神情慌张。只是这个留在幻想中的人始终都没有出现,夕阳落山后,张丽看了看那道裂缝,只见里边依旧没有任何东西。张丽笑了笑,心想,肯定是自己一直盯着这里,坏人都不敢下手了,看来真的是人为的恶作剧。一直这般高度集中的注视着裂缝,此刻她也感觉到有些困意了。起身收拾好东西回了房子,为自己的晚餐忙活了起来。洗碗,择菜,淘米,这一连串的事情令她忙碌的忘却了今天所有不愉快的事情,待到她将米放进电锅里,仿佛也将事情放下去了。过来一会,房门打开了,张丽端着淘米的水走了出来,方一出房间,立刻被腐肉的味道呛得不停咳嗽。张丽匆匆放下手上的盆子,快步向裂缝的方向跑去,果然,味道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因为天色已晚,昏暗的天空已然没有任何光亮,张丽不得不蹲下身去仔细辨认一下裂缝里的东西。狭小的缝隙里,仿佛一坨肉球的东西卡在里边,散发出浓重的味道。张丽看着这一坨肉球,感觉到有些熟悉,似乎是在什么时候曾见过,她急忙跑回房子拿出手电筒,接着手电筒发出的昏黄的光看清了裂缝里的东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