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风声

呼……呼……这天里凄厉的北风吹了开窗户,啪啪声骤然响起,紧接一声闷响,像是重物落地之声。陶然就是被这声闷响惊醒的,他猛然坐起,慌得拖鞋都来不及穿,光着脚丫子从床上蹦下来,扑到窗户边,窗外黑洞洞的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可陶然就是感觉有人跳楼了,尸体就躺在他家楼下。

他很惊慌,努力的把大脑袋伸出窗外,一探究竟。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睡衣,把他从窗口拉了进来。

他苍白的脸吓了老婆毛毛一跳,惊问道:“大半夜的,你要干嘛?”

陶然神色慌张的指了指窗外,“跳楼……”

“啥?”毛毛大叫。

“不……不是!是我听见有人……有人跳楼了。”陶然有些语无伦次,脸上的汗线和脖子上的汗珠混在一起,不停的滴落在地上,发现啪啪的声音,非常慎人。

毛毛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走到窗前身子向窗外探去。窗外很黑,可不知道从哪里射出一缕细细的光,直照在他们家楼下,所以毛毛清楚的看见,一个女人仰面躺在冰冷的地上,她的身下一片猩红。

毛毛没看仔细,那女人的眼珠好像还能动。她伸长了脖子想要看得真切,不想身子已经探出窗口大半。

站在她身后的陶然更紧张了,他几次犹豫的伸出手,想去推毛毛的身体,可是又迅速的收回来。脸上的汗越聚越多,几乎迷上了他的双眼,他紧张极了,根本不想伸手去推毛毛,可有个软绵绵的声音在他耳边提醒,“宝贝!我有了,你老婆要是还不同意离婚,你就弄死她。”说这些的时候陶然的情人小样的眼神里生出一种狠劲,这种狠劲让陶然不寒而栗。

陶然和小样是在网络上认识的,从开始聊天到上床没超过五天。小样是个敢做敢为的女子,她说她爱陶然,爱他不长头发的大头,爱他憨憨的像个狗熊。

陶然对这个小他一轮的女孩,更多的是父亲一般的宠爱,不但能容忍她的坏脾气,还能容忍她的无度的索要,不管是金钱,还是什么,只要他能办到的,他都会给她。于是他把她宠坏了,她要得更多了,她要成为他的妻子,她要成为名正言顺的陶太太。

陶然有些犹豫,毕竟这么多年老婆跟着自己,任劳任怨,把他照顾的体体面面,他怎么能张得开嘴。可小样怀孕了,孩子让陶然的犹豫变成了坚决,他向老婆提出了离婚,可老婆说什么也不离,弄得陶然左右为难。

小样出主意说:“杀了她,把她从窗口推出去,造成她跳楼自杀的假象。”

这个主意把陶然给吓了一大跳,他没想到小样这么狠。他使劲的摇着头不同意,小样便捶着自己的肚子,哇哇大哭。

陶然便彻底屈服了。

如今他耳边响着,推呀!推呀!快推呀!

陶然伸出了手,可他最终没有狠下心里。老婆就在这时收回了身子,指着窗外说:“天呀!真有人跳楼,快报警吧!”

“真有人跳楼?”

陶然纳闷的把身子埋进了窗外,一双手在他身后猛然一推,他惨叫了一声,惊醒了。窗外一片寂静,老婆的鼾声像拉风匣,一阵紧似一阵,偶尔还会放慢、停顿。

他叹了口气,下了床,特意让动作幅度很大,发出足够让老婆惊醒的声响。声音越响,他心烦越乱,盼望着睡实了,别醒。

可他的弄出的声响,最终惊醒的毛毛。毛毛看着他,一脸的惊悚,脱口而出,“你……你身后有人。”

“啊?”陶然惊出一身冷汗,想往后看,可他只觉两眼发黑,四肢发冷心跳如鼓,他最终缓缓的回过头去,可还没等看见身后有什么,他砰然倒在了地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