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之洗骨

刘祉安的职业很尴尬,受人尊敬的同时又很不讨人喜欢──他是一个捡骨师,专门帮人处理拾骨落土、迁坟移葬之类的白事。

这天一大清早,刘祉安就被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吵醒了,他心不甘情不愿地从热被窝里爬了起来,打开门,发现村里的光棍赖老三嘴里叼着一支香烟,像个瘟神似的站在自家门口。

见刘祉安开了门,赖老三急忙堆起虚假的笑脸,哈了哈腰,说道:“有个事儿,想请刘师傅帮帮忙。”

刘祉安看见赖老三恭恭敬敬的模样,有些奇怪,心想,这怎么和平时的赖老三有点不一样啊。

赖老三平日里游手好闲,欺东家骗西家,和人说话也是一凶二恶的。虽然他只是个硬充的好汉,但那副凶神状倒也唬住了不少人,像今天这般低三下四的模样,刘祉安还真没见过。

不过能让他找上门来的,准没什么好事儿。想到这儿,刘祉安皱了皱眉头,生硬地问道:“有事吗?”

刘祉安的问话声刚一落,赖老三立马换了一副表情,哭丧着脸说道:“我想请刘师傅给我义父洗骨。”

刘祉安脸色一变:“你义父葬得好好的,洗什么骨?”

“本来是葬得好好的,可不知道谁那么缺德,在我义父的坟上打了个洞,往里面灌了桐油……”

赖老三的话让刘祉安心里一惊,在人坟上打洞灌桐油,那是想让坟里亡人的后代全家死光、断子绝孙的诅咒了。

虽然赖老三这人品行不好,干过些鸡鸣狗盗的坏事,但也不至于让人连祖宗后代都一起嫉恨上。更何况村里人生性淳朴,是断不会做出如此万恶的举动来的。

难道是赖老三惹上了什么不该惹的人,或者是他偷偷做下了天怒人怨的恶事,才招来了如此报复?刘祉安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把赖老三让进屋里,细细向他询问。

谁知道,不管刘祉安怎么盘问,赖老三打死都不承认自己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他甚至还一反常态地表示,只要给自己的义父洗了骨,消弭了死者的怨气和生者的灾劫就行,至于这恶事究竟是谁干的,他可以不追究。

无奈之下,刘祉安只好点了点头,应承道:“既然这样,还是先给你义父洗了骨再说吧。按照规矩,就定在今晚,阴气最盛时开坟起骨,明日正午时分,阳气最旺时起坛洗骨。”

午夜时分,赖老三带着刘祉安来到了义父的坟前。刘祉安围着赖老三义父的坟墓查看了一番,眉宇间露出了不解的神情。他回过头,想要问赖老三点什么,却发现赖老三躲得远远的,站在一旁瑟瑟发抖。

“你害怕?”刘祉安问道。

“这个鬼时辰鬼地方,不怕才怪!”赖老三用颤抖的声音回答道。

“他是你义父,你怕什么怕啊!”刘祉安不满地瞪了赖老三一眼,便不再理会他,自顾自地开始工作起来。

没花多大功夫,刘祉安便打开了赖老三义父的坟墓,他正准备把坟里装着骨殖的坛子抱出来时,一直站得远远的赖老三却突然冲了过来,说道:“还是让我来吧。”

赖老三从坟里取出义父的骨坛时,刘祉安分明看到,他的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刘祉安感觉赖老三笑得有些诡异,心里不由动了一下,便对赖老三说道:“你先把你义父的骨殖带回家去供着吧,后天正午再起坛洗骨。”

赖老三一愣,问道:“后天?不是说明天吗?”

“我算了算时辰,明天不宜起坛作法。”刘祉安扔下这句话后,便转身飘然而去。

第二天,刘祉安去了一趟赖老三家。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敲门进去,只是在赖老三家的屋外转了一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