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凶灵

深了,阵阵冷风吹着雨滴敲打在窗玻璃上,不时发出叮咚的声响。城郊的一间出租屋内,这样的,让何冉冉无聊极了,哪儿都去不了,没接闭路的电视仅能收到三四个台,还时常信号不好,雪花频闪。

何冉冉一生气,干脆关了电视躺在床上,谁知刚闭上眼,便感觉到有温热的气息丝丝缕缕地扑到脸上!

何冉冉不禁心头一颤,慌忙睁眼。天啊!昏黄的灯光下,一张惨白的鬼脸正贴着她的鼻尖。

“啊!”随着何冉冉的惊声尖叫,一阵格格的笑声紧跟着响起。是……是景晓媚!看到何冉冉惊恐万分的模样,景晓媚直笑得前仰后合,捂着肚子喊疼。

这间面积不大的出租屋,是她们两人合租的。刚才,景晓媚洗完澡后敷上面膜走出卫生间,看到何冉冉闭目躺着,于是轻手轻脚地走来,故意捉弄她。

“你要死啊?半夜三更的怎么做起面膜来了?”何冉冉拍着怦怦乱跳的胸口,气鼓鼓地骂景晓媚。

景晓媚搂住何冉冉,一个劲儿地道歉:“对不起,冉冉,这面膜是今天刘扬给我买的。他说效果特好,我就想试试。真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么胆小……”

“哼,你胆大!”何冉冉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你胆大,你敢玩blood mary吗?”

blood mary?血腥玛丽?什么意思?景晓媚不解地看着何冉冉。

何冉冉低声说:“血腥玛丽是西方传来的一种请凶灵的方法。传说,有一个叫玛丽的女孩正在浴室洗澡,突然听到房间里传来异样的动静,是两个入室盗窃的窃贼。窃贼也发现了玛丽,残忍地杀死了她,并毁掉了她美丽的容貌,鲜血溅满了镜子。于是,阴魂不散的玛丽便成了镜中凶灵。”

“无聊。我是无神论者,才不相信世上有什么凶灵存在。”景晓媚不屑地笑笑走开了。何冉冉信誓旦旦地说:“真的很灵。”景晓媚揭下面膜,认真地问:“你玩过?”何冉冉连连摇头,往自己的床铺走去:“我胆小,哪敢玩?算了,睡吧。”

两人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何冉冉已在公司两年了,景晓媚还不到一年。两人认识后,何冉冉就极力邀请景晓媚搬来同住。

眼下赶上黄金周,两人已躺在床上睡了两天,哪里还有困意?躺了一会儿,景晓媚好奇地问:“冉冉,玛丽怎么请啊?”

何冉冉翻身坐起,问:“你想玩?”景晓媚微微点头,说:“睡不着,有点儿无聊。”

何冉冉看看时钟,11点刚过,于是神秘兮兮地说:“12点一到,你一个人进入卫生间,锁门关灯,面向镜子,在你和镜子之间点上白蜡烛,然后紧闭眼睛集中精神,一定要紧闭眼睛,慢慢召唤blood mary。念完5次,你要马上睁开眼……”

景晓媚不由得紧张地问:“我会看到什么?”“听人家说能看到被毁容、血肉模糊的玛丽!不说了,吓死人了!”何冉冉胆子的确小,一说完召唤“血腥玛丽”的步骤就钻进被窝,战战兢兢地蒙住了头。

午夜12点到了,景晓媚竟真的去召唤“血腥玛丽”了。“晓媚,你可要想好了。”何冉冉一脸恐慌,颤声说。

景晓媚翻出一根白色的蜡烛,不以为然地说:“能出什么事?难道世上真有凶灵?”说完,独自走进卫生间。关门、闭灯,“啪”,她打亮火机,点燃白蜡烛,一手举着靠近那面镶嵌在墙壁上的大幅方镜。摇曳的烛光中,镜子里映出一张漂亮标致的脸蛋,那是景晓媚的脸。景晓媚对着镜子闭上眼睛,轻声地召唤:“blood mary,blood mary……”

这是个致命游戏!网络疯传,念完五次后猛地睁开眼,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有人说,镜子四周会有殷红的血液渗出,镜中还会出现一副皮肉被撕裂的面孔,一双邪恶的红色眼睛,邪灵会把游戏者拉进镜子里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