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做饭声

阿娟的娘家在乡下,离她所在的县城大约40公里。每年清明,阿娟都要回到娘家,跟随她爹王宝贵去上坟。

王家的祖坟在村东北角的光明岗上,那里埋葬着阿娟的爷爷、奶奶、太爷、太奶、叔叔和婶婶等。每当烧纸烧到叔叔和婶婶那里时,她爹就会告诉她多烧点,若阿娟问为什么,她爹就斥她:“让你多烧就多烧,问那么多干嘛?”,阿娟就不吱声了,但心里一直好奇。

阿娟上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阿娟排行老三。或许是因为阿娟最小吧,阿娟父母最疼爱的就是阿娟了。

如今,阿娟父母年事已高,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尤其是今年开春以来,连下地做饭都很吃力了。

眼看着今年清明即将来临,阿娟打算提前几天回娘家,一是为了上坟,二是为了照顾照顾父母。

回到娘家的那天,阿娟先是陪父母说了一会儿话,然后开始帮父母做起家务。阿娟她妈说:“闺女,你把西屋也打扫打扫吧,这几天你就睡西屋!”,于是,阿娟就把西屋也打扫了。

到了晚上,阿娟关了窗,栓了门,来和父母打招呼,准备睡觉,阿娟她妈忽然开口道:“闺女,你晚上睡觉注意点,如果听到厨房有什么动静,千万别害怕,千万别出来看,也别开灯”。阿娟以为母亲是人老说瞎话,也没当回事,便回屋躺下了。

不知睡了多长时间,阿娟被一阵声音动醒了,只听厨房里传来踏踏踏,踏踏踏,像是走路的声音,阿娟心道:“这老爹老妈也真是的,起也不开灯”,正准备起来去开灯,突然想起她妈说的那句话“你晚上睡觉注意点,如果听到厨房有什么动静,千万别害怕,千万别出来看,也别开灯”。咦?这是怎么回事呢?突然感觉那走路声不像是父母的,因为父母走路不会那么利索,何况是摸黑情况下?既然不是父母那又会是谁呢?家里没有别人,门窗又都关严了,难道是鬼?

一想到鬼,阿娟害怕起来,整颗心怦怦直跳。

果然,不一会儿,厨房里又传来水缸里舀水的声音,然后是锅碗瓢盆叮叮当当碰撞声,一会比一会大,慢慢地没了声音,可过一会,居然又有人说话了,是个男的,声音有些沙哑:“捞点酸菜包饺子吧”,只听一个女人回道:“马上就捞”,之后,厨房就响起当当当,当当当,很明显是剁酸菜声,一会又是说说笑笑,如此这般,折腾了三四个小时,厨房才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这一晚,阿娟吓得一动也不敢动,觉也没睡好。

天亮起来,阿娟看到厨房里竟然包好了饺子,水缸里的水也少了一半,很是诧异,便去问父母。父亲道:“哦,是你叔婶回来了,这段时间,幸亏你叔婶过来帮着做做饭,你晚上尽管睡你的觉就是,他们不会害你的。”

对于叔叔婶婶,阿娟比较陌生,只在家里的相册里看过照片,父母曾跟她提及,说他们是文革时期的知识青年,遭人诬陷和迫害,宁死不屈,结果双双遇难,那时的阿娟还很小。

一想到是自己的叔叔婶婶,阿娟的心多少有点宽慰了。

到了第二天晚上,厨房做饭声音再次响起,不过阿娟不那么害怕了,反而觉得有些亲切,觉也睡踏实了。

接下来的几天晚上,还是如此,阿娟越来越心存感激了,心里热乎乎的,也很想起来看看他们如今的模样,但她知道人鬼是不能相见的,点了灯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也就作罢。

阿娟是个爱干净的人,每回吃完饭,便把碗筷收拾好,放进碗柜里,然后盖块儿小花布。但有那么一天,小花布竟然不见了,怎么找也没找到。

清明那天,阿娟要上坟了,考虑到父亲身体不好,她不想让父亲去,但父亲执意要去,阿娟也就由着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