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夜的说书人

这年冬天,表哥他们在鲁北某个地方进行钻探。时值隆冬,天寒地冻,钻井效率有所下降。临近春节时,考虑到大多数工人已在野外辛劳了近一年,公司领导决定提前放假,让工人回家过年。作为钻井队副队长,表哥发扬风格,自愿留下和厨师老范一起看守设备。

大年三十这天晚上,表哥和老范把炉子烧得旺旺的,炒了几个硬菜,烫上一壶好酒,一边拉着家常一边喝酒。两人正喝得起劲,忽然听到有人敲门。表哥愣怔了一下,回过神来骂道:“看来那两条狗真该杀掉吃肉了,来了人竟然也不叫一声!”

老范起身开了门,看到一个60岁左右的老者站在门外,冻得瑟瑟发抖。老范是个热心肠,也没问他是干啥的,就一把把他拉进屋里,然后搬把凳子让他坐下,并给他拿来碗筷和酒杯。

老者开始时还有些拘谨,后来见表哥他们如此热情好客,也就不再腼腆,笑着说:“除夕之来此叨扰两位,实在不好意思!”

表哥说:“老哥这样说就见外了,你来得正好,咱们一起过年,岂不更加热闹!请问老哥尊姓大名?”

老者回答:“敝人姓肖,单名一个洪字,洪水的洪,你们叫我老肖就行了。”

老范给肖洪斟满一杯酒,问他:“老哥,今天是除夕,你不在家陪家人过年,跑到这荒郊野外来干什么?”

肖洪听了,脸上有些尴尬,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表哥从肖洪的神色看出他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于是端起酒杯,说道:“来来来,咱们喝酒,大过年的,谁也不准提窝心事!”肖洪感激地看了表哥一眼。

三人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不长时间便都喝成了大红脸。老范看看墙上的挂表,说道:“八点了,咱们看春晚吧!”说完,便站起身,走到写字台旁把彩电打开了。

肖洪目不转睛地盯着彩电屏幕,惊讶地说:“这是啥?有人还有声音,和电影似的!”

表哥以为他在说笑,可一瞅他的表情,又不像,于是就说:“老哥,这是彩色电视机,你不会没见过吧?”

肖洪点点头:“还真没见过,俺以前只看过电影。”

表哥心里想,这老哥,家里不会穷得连台彩电也买不起吧?他正犯嘀咕呢,一旁的老范忽然发起了牢骚:“这春节晚会,真是越办越没意思,可你说不看吧,感觉又像少了点啥!”

表哥说道:“既然没劲,咱就不看了,专心喝酒拉呱吧!”

老范听表哥这么说,就起身过去把彩电关了。这时,肖洪站起来,慢悠悠地说道:“这样吧,两位老弟,我给你们说段书助助酒兴怎么样?”

表哥和老范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异口同声地说:“你还会说书?!”

肖洪微笑着点了点头,从衣兜里掏出一块醒木,往写字台上一拍,然后清了清嗓子,说道:“两位看官,今天我给你们说一段《乱世枭雄张作霖》。张作霖,字雨亭,1875年3月19日生于奉天省海城县小洼村,也就是现在的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县驾掌寺乡马家房村西小洼屯。其祖父名叫张永贵……”

肖洪说得抑扬顿挫、惟妙惟肖,表哥和老范两人听得如痴如醉、浮想联翩……

也不知过了多久,肖洪又一拍醒木,说道:“两位老弟,这段书今天我就说到这里,说得不好,还请你们多多海涵。时候也不早了,感谢你们的盛情款待,告辞了!”说完,转身就往门口走。

老范说:“老哥,还没吃饺子呢,你稍等片刻,我马上就去煮饺子!”

肖洪却像没听见似的,拉开门,快步如飞地走了。老范赶紧追出去,可哪里还有他的影子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