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水道的声音

李林,大三学生,东北人长得高大威猛很是帅气。今天是他跟女朋友搬到新租的屋子第一天,李林的女朋友白晓晓是个南方姑娘长得娇小可爱两个人站在一起,更加显得白晓晓小鸟依人。

李林对自己的女朋友很是喜欢,他们相爱了两年,其中也有磕磕绊绊,但是每次吵完架他们都会更加相爱。

这次租房是两人一直期盼的,终于可以过二人世界的他们显得特别兴奋。他们一边布置房间,一边兴奋地讨论着这间房子。

“咱们真是太幸运了,竟然租到这么便宜的房子,虽然偏僻了一些但总算找到地方住了,啊——太好了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要不是咱们的资金不够,咱们早就租房子过二人世界了。”白晓晓一边擦窗户一边兴奋地跟李林说着

李林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兴奋地小模样,心里暖暖的:“是啊,咱们总算可以过二人世界了,对了,晓晓,今年暑假陪我去看父母吧。”

白晓晓动作一顿,看向李林,李林一笑:“看完我的父母再去看你的父母,咱们把婚事定下来吧。晓晓,你愿意嫁给我吗?”

白晓晓扑向李林:“愿意!我当然愿意!”

两人吻在一起,情不自禁的缠绵在一起。

晚上晓晓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来庆祝他们暂时的幸福小屋。

白晓晓半迷迷糊糊的起床打算去上厕所解手,当白晓晓走到卫生间,她听到了奇怪的声音从卫生间传来。白晓晓好奇的在卫生间里寻找,不一会儿她便找到声音的源头,原来是浴缸下面,估计是浴缸下的下水道有老鼠跑过吧。白晓晓想着便不在意的上完厕所打算回去接着睡觉了。

当她走到卫生间门口,她感到背后一阵的吸力,把她向后拖去,白晓晓惊恐的想要尖叫,可是她发现她连微弱的呻吟声都发不出来,她艰难的回头想要看清是什么在用力的拖她,她不可相信的睁开眼睛,天啊,为什么卫生间里面到处都是手,苍老的,幼嫩的,纤细的,粗糙的,那洁白的房间现在已经变了另一个样子,洁白的墙壁上一块又一块血迹,有时间长变得黑红,黑红血迹上泼了一层又一层的血迹反反复复。浓烈的血腥味,冲进鼻端,让白晓晓一阵阵的想要呕吐。

当那莫名的力量把她拖到洗手台下,看准时机白晓晓抱住洗手台下方的瓷柱,顺脚裸望去,长长的黑色头发从浴缸排水口伸出牢牢地绑住她的脚裸,拉扯她的力量越来越大,而她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小,慢慢的她被拖进了浴缸边缘。

“不!不要,李林救救我,我还没有跟你结婚,救救我!谁来救救我!好痛啊啊啊啊啊!”

白晓晓慢慢的被拖进浴室下的下水道,那小小的入口都是鲜血,小鸟依人的白晓晓已经变得面目全非,身体被小小的入口挤成长长的一条,她现在的模样,他还会记得吗?他还会爱她吗?

嘿嘿,等他们见面后不就知道了。李林你爱的晓晓在下水道等你哦。

此刻的李林毫无知觉的躺在床上做着迎娶白晓晓的美梦。

清晨,李林从睡梦中醒来,发现枕边没人,以为白晓晓起来为他做爱心早餐。伸手摸了摸白晓晓的枕头,不知想起什么,脸上挂着傻傻的笑。

过了好一会,李林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按理说,白晓晓做早饭不可能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啊。李林屏住呼吸,四周静的一丝声音都没有。李林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连忙下地。开门四处寻找白晓晓的身影,可是他里里外外找个遍,都没发现。难道是去上学了?不可能啊今天白晓晓一天没课啊。难道去买菜了?我再等等吧

李林把房间跟个人卫生都收拾好了,白晓晓还是没回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静静等着,不知为什么,李林觉得心里面很是不安,转眼,已经到了中午。白晓晓还是没回来,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李林着急的给白晓晓的朋友打电话获得的信息都是白晓晓不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