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午夜实录

7岁的小彦额头上突然冒出一小块瘀青。

儿子额头上的这块瘀青,小彦的妈根本不晓得是在什么时候、又在什么情况下产生的。

“你是怎么照顾儿子的!照顾到他头上撞出一个包?”小彦爸的眉头皱了起来。

“我已经很小心了好不好!”小彦的妈不满地说。

“医生怎么说?”小彦的爸问。

“照了×光片,看不出小彦的脑袋有任何异状,医生说瘀青过几天就会消了。”

“没事就好。你要不要跟我去隔壁上个香?”小彦的爸问。他弯下腰,努力想把脚塞进未松开鞋带的布鞋里。

“我不想去,我害怕。”

“这么大的人了,有什么好怕的呢?哲远的女儿刚死,他跟老婆一定很伤心,咱们是邻居,去安慰人家一下也好。”

“不要啦,他女儿还没被车子撞死之前就怪怪的,我真的会怕!”

“怪?一个小孩子,哪里会怪?”

“你没发现吗?哲远的女儿很少笑,老是盯着后山的坟墓看。听说有一次她放学后就不见人影,最后还是在后山坟场某处找到她的。”

“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都知道。”

“更可怕的还在后面,我听小区里的王太太说,哲远的女儿很喜欢吃生的东西,生鱼片啦、生猪肝啦,她还喜欢啃带肉的骨头。更恐怖的是,哲远的女儿是在鬼月出生的。”

小彦的爸听得汗毛竖了起来:“这也太离谱了,你们女人就喜欢在一起瞎扯!算了,你不去我自己去!”

过了好几天,说来也奇怪,小彦额头上的瘀青不但没有消,反而由青变紫了,这让小彦的爹妈不免跟着困惑了起来。

“痛吗?”小彦妈轻轻地碰触着儿子额头上的瘀青。

小彦摇摇头。自从额头长了一块怪瘀青之后,原本活泼好动的小彦突然安静了下来,他变得喜欢待在阴暗处,一待就是好几个小时。他总是静静地拿把椅子坐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当天,小彦的妈妈半突然肚子疼,她打开门,匆忙冲向客厅另一边的厕所。她奔跑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刚才与她擦身而过的,居然是一团朦胧的白影。她转过身,看见白影穿过儿子房间的门。小彦的妈冷汗狂流。她这时才想起,哲远的女儿死后,儿子额头上的瘀青也跟着冒出来。

三天后,小彦的爸妈七手八脚地拨弄着手中的夜视dV。接连三天,夫妻俩用dV录下小彦房间里的一切,想弄清楚那天的白影是真是假。小彦额头上的瘀青由紫变黑、黑成一片,如果再不想办法,天知道儿子会变成什么样。

倒完带之后,小彦的爸用颤抖的手按下播放键。

黑画面。午夜12点一过,录了整整一个小时的带子,居然只有黑色的画面。

“怎么可能!”小彦的妈大叫。她抢走先生手中的dV,然后再倒带一次。

这一次依旧是黑画面,不管小彦妈倒带几次,画面永远是一片漆黑。

小彦妈生气地将dV丢在地上,然后嚎啕大哭起来。

“你疯了吗?这台dV要几万块钱!”小彦的爸朝她大吼。

“是你儿子的命重要还是钱重要?”

“都重要!”

夫妻俩一言不合吵了起来。

dV倒带键的红光亮了起来,带子疯狂地自动播放起来,然后停下、又启动,停下、再次启动。

最后跑向59分40秒的地方。

dV的网状扩音器里传出小女孩咯咯的笑声。“剪刀、石头、布!”dV上方寸之间的小屏幕里,邻居家被车撞死的小女孩正开心地跟小彦玩着猜剪刀、石头、布的游戏。小彦每输一次,她就在他的额头上弹一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