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屏里的白点

阿诚失业,闲置在家。无聊中迷恋上了网络游戏,每天一睁眼就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

这一天阿诚打开电脑之后,显示器很久没亮,他重启了一下还是没亮。他动了动机箱,回手去摸鼠标。突然有个很小的声音清楚地在他耳边说道:“别碰鼠标。”

他猛一回头,瞧见妻子伸着懒腰坐起来。他顿时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骂了一句,然后一把拿起鼠标。显示器突然亮了。一个小小的白点在显示器的中间逐渐变大,他以为显示器坏了,伸头去看,只见一个白点逐渐变成一个小人,那一身穿着活脱脱贞子的翻版。

他大叫一声,摔倒在地。这时他想起妻子,回头间恍然,妻子不是回娘家去了吗?刚才在他身后的人是谁?汗,顺着他的脸滴在了地上,一双冰冷的手,抚摸着他的脖颈。他猛的睁开眼睛,窗外漆黑一片,天还没亮,原来只是一个噩梦……

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身边,妻子光滑的身子异常冰冷,他忍不住把被子给妻子盖了盖。嘴嘟囔着:“盖上点小心感冒。”

妻子没吭声,他如针扎一样猛然坐起。颤抖着手拉开床头灯,瞧着身边鼓起的人形。他伸手一点点拉开被子,冷汗噼里啪啦地掉下来,最后他一使劲拉开被子,可眼睛却紧紧的闭上了。

许久他睁开了眼睛,一个抱枕横放在他的身边。他扶着狂跳的心脏,不敢再睡。

是呀!妻子和他怄气走了几天了,刚才似睡非睡摸到的躯体一定是幻觉,对,一定是幻觉。他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

最近有些奇怪,隔壁吵闹声没了。要说隔壁这家两口子可真行,天天吵架,每次吵架都是要死要活,砸的东西噼里啪啦地响,阿诚和妻子烦透了这种声音,可人家正打的起劲,怎么好去说,你们能不能小点声吵。

久而久之阿诚和妻子习惯了隔壁吵架的声音,后来阿诚下岗,迷上网络,他们家也开始传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最后妻子气跑了,隔壁吵架声也没了,屋里静的出奇,反而让阿诚很不习惯。

既然睡不着,他把烟蒂按在烟灰缸里,打开了电脑,电脑没亮,他想起了刚才的梦,汗如雨下。

没敢按重启,没敢摸鼠标,只是呆呆地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

白点出现了,他猛然站起,凳子咣当倒在了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白点正在扩大,扩大……

“嘭嘭嘭……”身后传来了敲墙声,他连滚带爬的跑到墙角,敲墙的声音越来越大。他看见墙角的网线,伸手抓住用力拔,网线被他拽的直直的,他继续拉,网线把墙上的墙皮拽了下来。他继续拽着,一缕黑发顺着网线被拽了出来,他喘着粗气,继续拉。

连接电脑那头的网线崩断了,电脑屏幕上的白点还在扩大,阿诚像着了魔一样依旧使劲地拽着网线,拽出的头发越来越多,然后网线被卡住了,他双脚顶着墙,猛劲一拽,一颗头颅碰地掉在他的面前,***呀一声嚎叫,想跑,可腿像是被定住一样动弹不得,只见头颅咕噜噜来回滚动。他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心里翻江倒海,浑身抖得筛子一样。

头颅的脸冲向他,猛地睁开眼睛。

阿诚指着头颅叫道:“啊……是你……”

头颅的眼睛里流出了血泪,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他浑身一阵,身体竟然能动了。他再一看眼前墙完整无损,他顾不上多想走过去开门。

门开了,两个警察站在门口。鬼怪吧

他微微一愣道:“有事吗?”

警察拿出警官证给他看了看说:“我们是警察,隔壁一家去哪了你知道吗?”

阿诚摇摇头说:“不知道,我还奇怪他们家常吵架,最近却听不见吵架声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