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的头颅

萧军家的老房子拆迁,新楼还没下来。只好先租一座老房子临时居住。这座老房子很旧,不过便宜离他和妻子的单位都近。反正是过度一下,住不上几个月新房子下来,他们就可以搬进新家了。

妻子对座老房子不是很满意,住进后老说房子里阴森森的让她感觉脊背发冷。萧军笑着说:“你呀!就是胆子小,没事老是疑神疑鬼的,也不想想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鬼,要是真有我倒要见识见识……”

妻子没等他说完急忙捂住他的嘴说:“我说的话你永远不信,这个世界真的有鬼。你别出言不逊惹怒了他们,被鬼缠可不是闹着玩的。”说完妻子小心的看了一眼屋子的四周接着说:“我觉得这座房子真的不妥,有一股怨气。”

萧军听完哈哈大笑道:“我可爱的小神婆快睡觉吧!”

妻子还想说什么,见萧军哈欠连天就忍住了,等他躺在了床上,她闭上了卧室的灯,躺在了萧军的身边。

睡到半里,萧军被一阵吱嘎吱嘎的声音吵醒,他掀开被子仔细听声音似乎是从客厅传出来的。他起身蹑手蹑脚的打开卧室的门,借着月光看见摇椅正在有节奏的摇晃着,显然是有人坐在上面。他回头瞅了一眼熟睡的妻子,心里一激灵。“啪”的一声,按下客厅灯的开关,灯没有应声而亮,反而摇椅“吱扭扭”的转过来,他紧张的睁大眼睛,手心里全是汗。

“啪”突然有人用力拍了他一下,他被吓得嗷嗷大叫,随着他的叫声灯亮了,妻子关切的问:“怎么了?做恶梦了吗?”

萧军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没事!睡觉吧!”他不敢说出刚才的恶梦,怕吓坏妻子,心想真不该晚上说鬼,够邪门的!

他重新躺好,妻子推了他一下说:“军!咱们换个地方住吧!这里真的很邪门,我白天在家老是能听见屋子里有人叹息,电视会自己打开,挺可怕的……”

“得了,别疑神疑鬼的,就住几个月,房租都交了,如果不住了房钱不退,岂不白白损失了一笔钱?”

妻子没再说什么,起身关上了灯,这一晚夫妻俩翻来覆去谁都没睡着。

第二天萧军上班时一点精神都没有,好不容易挨到下班。回家的路上遇见了一位老者,这位老者一把拉住他说:“小伙子你的脸色不对,印堂发黑,小心家宅!”

萧军推开了老者说:“神经病……别来骗我,我不信这些。”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走了,没走出几步只听老者叹息:“可惜……可惜……”他一顿,赶紧加快了脚步。

到了家,他伸手敲门。敲了几下,没人开门,他刚把钥匙刚插进钥匙眼里,门“吱呀”一声开了一道小缝,他吃惊的推开门,只见屋内积了厚厚一层灰尘,像是很久没人住的样子。他小心的走进去,地板随着他的脚步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而客厅的摇椅上坐着一个长发女孩。

萧军双眉紧皱,心想难道我走错屋了,他赶紧往后退。突然“啪……”的一声,萧军看见有团黑乎乎东西掉在他的脚下,他低头一看,女孩的头颅静静地躺在地上冲着他眨着眼睛,脸上发出阴测测的怪笑。

一股血气直冲萧军的脑门,“妈呀!”一声嘴拔腿跑。

他刚跑出一步,突然被人拦腰抱住,然后听见妻子大叫着他的名字。慢慢的他平静了下来,见妻子紧紧的抱着自己。屋子一起正常,什么女孩、摇椅、头颅都不见了。他茫然地说:“没事,刚才我看见一只老鼠。”

妻子惊讶的叫道:“老鼠?”

萧军掩饰的点点头,接着说:“也许是我看错了,做饭了吗?我饿了。”说完咧咧跄跄地走进了卧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