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家养的鬼

考上了大学,我借住在a城的舅舅家。舅舅家里只有一个女孩比我小一岁,名字叫做凤栖。我来舅舅家几天一直没看见她,舅妈是个相当随和的妇人,对我也很亲切,舅舅人很古板不爱说话。

舅舅家的房子是一座两层楼的老宅子,被雨水冲刷得渐渐退色的墙面,就像一张被抓出血痕的面孔,显得伤痕累累。

不知为什么,我住进来的第一天,心里便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感觉这座老房子仿佛能吞噬人的生命。

清晨天气很好,时间尚早,街道上的人很少,我有晨跑的习惯,顺着舅舅家门前的马路跑了整整一大圈,一直跑到大汗淋漓,才回到舅舅家,推开陈旧的大门,我走进厅堂,就看到舅舅、舅妈正围坐在厅堂里的八仙桌前吃着早饭。

他们看到我似乎感觉十分惊讶,我立即走过去笑着说:“舅舅、舅妈,早!”

舅妈看着我说:“小磊,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我点了点头,说:“是啊,我每天有晨跑的习惯。”

舅妈拍拍身边的椅子说:“来吃早饭吧!”

我看了看周围,并没有表妹凤栖的身影,便问:“凤栖呢?来了这么多天一直没看见她?”

舅妈迟疑了一下说:“凤栖她从小身体就不好很少出屋。”

我“哦”了声,以前隐约听父母说过表妹从小生一种怪病,没再多言便坐下来吃早饭,然后坐车上学。

一直到了天黑我才回来,我住的房间在二楼,那房间很干净,开门进去的时候舅妈正在帮我铺被子,看见我进屋舅妈冲我笑了笑,转身要离开,犹豫了一下说:“小磊,最好不要到后面的那座仓房去。”

我怔了一下,问:“怎么?”舅妈似乎有些慌张,立即说:“没怎么,后面很脏。好了,累了一天,你快睡吧。”

她说完便转身走了出去。没听她说我还没注意过舅舅家的后院,如今倒让我非常好奇起来,我把厚重的窗帘掀起一角,向后院张望着,正好看见舅妈鬼鬼祟祟地走在后院,她拿着钥匙在开仓房的门。刚要打开,突然回头向我这边看过来,我一惊急忙撒开拿着窗帘的手。心里更加奇怪难道仓房里面有什么不能让人看见的秘密?我敢肯定,舅妈一定有什么事不想让我知道,可那究竟是什么呢?我靠在床上,出神地想着。可是不久一阵困意袭来,我便迷迷糊糊睡着了。

睡着睡着突然一声凄惨的猫叫声,我被惊醒了,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很黑很静,静得让人感觉恐怖,这时又是一声猫叫传来,我腾的一下从床上跳起来,顺着猫的声音走到了老宅的后院。猫拐进了仓房便再没有出来,这个时候,我突然听见一个冰冷的声音在仓房里响了起来:“小咪,你来了……”

我的心中顿时猛然一震,这……仓房难道住着人?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了证实这一切。我推开了仓房的门,一个女孩站在仓房里,怀里抱着一只黑猫。月光下她的脸色看上去很苍白,几乎没有一丝血色,泛起一层淡淡的铁青,嘴唇青紫像是凝固的血,显得诡异异常。

我不由骇得退后一步,险些跌倒。嘴里说着“你,你……你是谁?”

女孩看我眼神非常冰冷,让我感觉到一种寒意刺入骨髓,这一刻仿佛身边的空气都被冻住了。突然那只猫猛地向我扑过来,我感觉手腕一痛,一下子惊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好好的躺在床上,想起刚才的梦是那么真实,让我的呼吸更加急促起来。我深深吸了口气,拉开床头灯,屋子一下子亮了起来,我首先看了自己的手腕,一瞬间,我的整个身体都剧烈地一颤。只见我的手腕上,一道明显的挠痕,异常清晰,我的脑门上滚下了豆大的汗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