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惊魂

凶宅诅咒

里查尔·艾利罗是一个房地产商,他专门收购那些曾经发生凶杀案或者自杀案的凶宅,用极低的价钱买入,然后想方设法掩盖掉房子的经历,以高价卖给不明真相的顾客。

这年十月,艾利罗驾车来到皇后镇,这是他第三次经手转卖鸢尾小筑了。鸢尾小筑已在当地“声名狼藉”,艾利罗意想不到,居然还有人特地前来买它——说起鸢尾小筑的离奇事件,得追溯到它的第一任主人,英国商人乔·罗兰和他的妻子艾米丽。乔·罗兰因为迷恋皇后镇的风景,于是便买下了鸢尾小筑,半年后,离奇的惨剧发生了。人们在一个宁静的午后,发现一向和妻子感情甜蜜的罗兰先生竞开枪杀死了妻子艾米丽后,自己吞弹自杀。之后鸢尾小筑几经转手,但每一个得到它的主人都难免遭遇不幸,命案频频发生,当地人对它避之唯恐不及,并将其视为一座受到魔鬼诅咒的凶宅。

艾利罗下车整了整领带,看着小院长满美丽花草的鸢尾小筑,心里却没有半点心动。他打开房门,警惕地往房子四周望去,就被眼前的买家所吸引了。介绍人的身后站着一个穿红色露肩长裙的漂亮女人,长长的卷发,眼睛里带着一股娇媚,嘴角性感地微微上扬着。她很大方地向艾利罗伸出手来:“你好艾利罗先生,我叫珍妮·里贝卡,这房子我很满意,不过我得分期付款。”艾利罗突然觉得自己心跳加快,他还没见过这么出众的女人,于是便像着了魔似的立即说道:“没问题,我们来签合同吧。”为了答谢珍妮购买鸢尾小筑,他主动邀请珍妮晚上共进晚餐。

在晚餐的交谈中,艾利罗知道珍妮是一个时装设计师,目前依然单身。艾利罗眼神频频向珍妮传出爱意,而珍妮眼中也闪现着欢快的光芒。于是就像一切浪漫的邂逅一样,两人彼此都被对方迷住了。然而艾利罗却不知道,他的厄运才刚刚开始。

幽魂

经过一个多月的交往,珍妮便开始抱怨起来,因为艾利罗一直不愿跟她一起回鸢尾小筑,每次都找借口推搪,因为他心虚,没人比他更了解鸢尾小筑发生过的事情。房子的天花板上,有一盏华丽古老的吊灯,上面吊死过两个穿红色衣服的女人。艾利罗虽然专门买卖凶宅,但他每个礼拜,必定要前往教堂为自己祈祷。

但这一次,珍妮终于不肯妥协了,硬拉着艾利罗的手坚持着要回鸢尾小筑。艾利罗无奈地和她同往。一踏进鸢尾小筑的房门,迎面吹来一股异样清冷的风,艾利罗背脊阵阵发颤。大厅里点着一盏光线暗淡而凄红的灯,照得室内的氛围别样诡异,红色的窗帘在窗口迎风飘摆,就像空中吊着一件女子的红色衣裙。神秘的吊灯古老而华丽,像一朵绽开的红色大玫瑰,晶莹的灯泛着寒冷的红光,看着摇摇欲坠,似乎下方依然吊着一个看不见的重物一般。

艾利罗不禁觉得心里不安,刚想开口,珍妮的吻却已经贴了上来。珍妮将他拉到房间里,将他推倒在床上,然后狂野地扑到他身上来,她手指温柔而细腻,轻轻摩挲过他的胸膛,却突然间像猫儿展开的利爪,在艾利罗的胸前狠狠地抓挠了一把。艾利罗感到胸前灼热的疼,刚想抬头,却看到珍妮那温热而柔软的舌头贴了下去,烫烫地舔滑过他的伤痕,像是一只嗜血的猫。当艾利罗最后在一阵寒冷中醒来时,发觉胸前有一团毛茸茸的东西,睁开眼触手一摸,顿时惊醒,全身一阵鸡皮疙瘩。是一只黑猫正睁着绿莹莹的眼睛,盯着他!此时房间的门口却传来一阵衣衫的碎响,艾利罗转过头,朝门口看去,顿时惊吓得一脸惨白。艾利罗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女人!长发散乱地披在肩上,穿着单薄的红色衣裙,眼睛流着血泪,一脸惨白地看着他!艾利罗不由得大叫一声:“上帝啊!鬼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