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的婚纱照

唐晓梅自从和私企老总张东结婚后,就在家做起了专职太太。她家的新房是一栋二层别墅,前面是一块几十平方米的草坪。

这天早上,唐晓梅叫醒保姆,就去卧室衣橱里找出门要穿的衣服,转身的时候,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仔细一看,不禁花容失色:床头上面挂着的大大的婚纱照里,和自己并肩站立的竟不是张东,而是一个很帅气的男人。那个男人她太熟悉了,他叫孙金良,昨天中午他们还在一起缠绵。

孙金良是唐晓梅原来公司的老总,年轻有为,她想靠上这棵大树,就找机会和孙金良套近乎,孙金良对她的姿色垂涎已久,见她投怀送抱,自然喜不自禁,很快两人就如胶似漆了。

孙金良是个善解人意的男人,常常使她感到笼罩在幸福里。现在,虽然她和张东结婚了,但丈夫其貌不扬,于是,她经常趁中午的时间和孙金良幽会。

大学的时候,唐晓梅最痴迷的就是恐怖小说。“莫非有鬼?”她看着那张照片,心乱如麻。张东晚上回家,如果看到婚纱照变了样,准会追问,那样,自己的丑事不就露馅了?张东和孙金良是生意上的对手,如果知道她和孙金良是情人关系,还不活剥了她?想到这里,她跳到床上,想把相框摘下来,这时保姆忽然敲门,说张东回来了。唐晓梅连忙把相框挂回去,打开卧室门。

“大白天的,锁门干吗?”张东不满地望着她。

“我可能着凉了,想休息一下。”唐晓梅的脸上挤出一丝笑意,“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张东边往卧室里走边说:“昨天晚上睡前看的一个文件找不到了,我回来找找。”说着,站在床前四处打量。唐晓梅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了。

“明明记得昨晚放在床头柜上的,怎么没了呢?”张东自言自语地说着,又去客厅找。

唐晓梅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张东的目光曾在照片上作过短暂的停留,却似乎没有注意到什么,谢天谢地!

没有找到文件,张东嘟嚷着走了。唐晓梅像散了架一样瘫在床上,浑身大汗淋漓。

为了平静一下,唐晓梅去洗了个热水澡。洗完后,她从一个化妆盒里拿出一张手机卡,把手机里原来的卡取出来,换上,拨通一个号码。

“是我。”唐晓梅把声音压得很低,“我告诉你,这几天不要联系我了,我预感要出事……不是,张东没有发觉。今天早上,我床头上那张婚纱照不知为何变了样子,成了咱俩的合影……不信?我骗你干吗,真的,吓死我了。我看花眼了?好,我再去看看。”

关了手机,唐晓梅又把手机卡换过来,裹着浴巾走向卧室,她这时真希望像孙金良说的,刚才只不过是一场幻觉。但是,当她走到卧室门口时,惊得目瞪口呆,那张照片又变了,原来照片中的男子手里拿着一本线装书,意喻红袖添香,而现在,孙金良手里拿的竟是昨晚张东看过的文件。

唐晓梅浑身哆嗦了一下,觉得背后“嗖嗖”直冒冷气,以前看过的所有故事的情节一一再现。她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与其让照片吓死,不如先毁了它!想到这里,她又跳上床,把相框摘了下来。

“太太,你是不是想擦擦相框?这样的活儿还是我来干吧。”保姆不知何时站在床边,伸手把相框接了过来,然后拿到阳台上,找了块干净的白布,仔细地擦起来,边擦边说:“太太,先生手里拿的这本书是古书吧,我听说线装的书都很值钱。”

唐晓梅抬眼看了一下相框,长出了一口气。她确定了:除了自己,任何人都看不到照片的变化。

看着擦净后重新挂上床头的照片,唐晓梅不再害怕,反倒觉得很顺眼,以至于以后和张东缠绵时,她的眼睛一直看着照片中的孙金良,兴奋得难以自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