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魂笔记之隐楼

每一个灵魂都有自己的故事,可它们不会讲诉,而我却能听见。它们的故事,就由我记下。

——死魂笔记

隐隐记得,十五岁那年,搬过一次家。新家的结构布置与附近的风景很不错,靠着河边,楼高景好。可有一点我很奇怪,这里一共是两栋大楼,隔得实在太近了。在我房间窗口处,离对面大楼的窗口就一米左右,在窗台上轻轻一跳就能到对面的房间里。很多家都有护栏,不过不知为何我家没装,我也懒得问。后来我发现,对面一家的卧室也没装,所以我常常把玻璃窗锁上。

十五岁是读书的时候,晚上都有大堆作业,等做得烦闷了,就会打开窗户。一次,灯里下,还赶着作业。等忙累了,就开窗吹吹风,靠着窗台小睡一会儿。

“哥哥,你是在睡觉么?”朦胧中听到了一个小女孩的声音,抬起头来,看到对面窗台上正趴着一个小女孩。她嘟着嘴,微胖的小手揪着自己的小辫子,看起来蛮可爱的。我伸过手去,戳了一下她的小脑袋,感觉有点冰凉,却没有在意。问道:“你叫什么?”她捂着被戳的额头,吐了吐舌头说道:“我叫小雨,哥哥呢?”“竹”

……

之后几天里,只要我忙完了,就会推开窗休息一会儿。和她聊天中我知道小雨的家人经常不在家,不怎么管她,也很少关心她。她总是一个人,在家里很孤单,所以她就爱找我给她讲故事。有一次,把我吓坏了。我做完作业,推开窗要找她,正看到小雨要从对面窗台跳过来的样子。我赶紧叫住她,让她回去,然后还数落了一番,结果她哭了好久,最后安慰了很久她才肯睡。

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每天给小雨讲故事,催她早点睡。直到小雨的生日到了,我问了她的生日,就准备了一本她很爱的故事书送她。我推开了窗,对面房里不见人影,我又喊了几声,仍然没人回应。于是,我想去对面楼层找她,而那边的大楼入口在另一边。可是,当我绕一条小路到对面入口时,却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一瞬间,我不知所措。我又在四周走了半天,可除了一栋大楼独立在河边,再也找不出第二栋。我待了很久,才木然地往家里走去。

家里,外婆正在洗菜,我走到了她身边。她看到了我,就问道:“竹,你到厨房干嘛?”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外婆,你知道对面那栋大楼么?”外婆停下了手中的活,反问到:“你怎么知道以前对面有栋大楼呢?我听说呢,那大楼位置不好,风向也不好,就是他们说的什么风水吧。而且,那里还死了一个小女孩呢,她们家没装护栏,她家人又常常不在家。有一天她就爬窗户玩,后来失足摔下去了。那孩子好像就七八岁的样子吧,真可怜。大概因为这些,那栋楼就拆了。”我陷入了沉思,过一会儿又问道:“外婆,你说是那楼以前就拆了?”外婆又开始洗菜,答道:“是啊。”

那一刻,我的世界一下错乱了一般,心里有很多疑问:房间对面的大楼是曾经存在的么?小雨究竟是谁?这是幻觉么?为何会如此吻合?……我不知道,我都不知道……

那天之后,我的窗总是紧关着,我把那一切都当作一场梦,一场不敢再触碰的梦。

可是,一次打扫卫生,家人打开了窗户。当我回家时,走进房间,看到一个小女孩正趴在我房间的窗台上,准备翻进来。那原本淡忘的记忆霎时间涌出,脑海里不断翻滚着一句话:小雨已经死了!我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冲上前去喊道:“不要过来!”小雨吓了一跳,手一滑,就这样摔了下去。我赶紧伏上窗台往下看,地上一片血迹,艳红如一朵燃烧的红莲,而她倒在中间,双眼正看着我。不知为什么,我仿佛感受到了她临死时的恐惧。我知道是我错了,她并没有想伤害我,她还是个孩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