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念故事之别有杀机

楔子

他这两天心情不太好。女朋友涂珠提出和他暂时分开,说想让彼此冷静一下。

今天,他和人打了一架,刚来到小酒馆,还没端起酒杯,电话就响了——是涂珠的短信。

能来我家一趟吗,我们好好谈谈。

他几经犹豫,最后干了一杯酒,叫了辆车,直奔涂珠所在的同春公寓。但是没想到,涂珠的房门居然没有锁,更让人震惊的是,涂珠已经死了!在她脖子边,他发现了一根绳子。

1.案情

方志同从同事梁栋手中接过法医小杜的验尸报告,一边仔细看着,一边听梁栋讲述案件的基本情况。

“死者叫涂珠,25岁,在盛达贸易公司做文员。今天早上,涂珠的同事因急需她手上的一份文件,在联系不上她的情况下,到她家去找她,于是发现了凶案。”梁栋向队长方志同报告。

“监控呢?现场有没有什么发现?”方志同问。

“同春公寓是幢老楼,楼道里没有监控,连个物业都没有,”梁栋说,“在案发现场有大量的现金,凶手应该不是图财,另外,我们还发现了一根跳绳和死者的手机,不过手机里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方志同看着死者的尸检报告,死者确定为窒息死亡,凶器是现场的跳绳,死者脖子上的勒痕与之吻合,另外,死者体内并无药物成分,死亡时间大约在12月18日晚上9点到10点之间。现场没有发现除被害者以外的其他指纹。

“据报案者称,死者的男朋友叫邓立文,两人似乎在闹矛盾,邓立文已经几天没来接涂珠下班了,另外,公司里有好几名男同事都对涂珠有意思。”梁栋说道。

方志同陷入沉思,涂珠在没被下药的情况下被人勒脖致死,说明凶手是一名熟识的男性。方志同先找到了涂珠的男朋友邓立文,他坦言最近的确在和涂珠冷战。

“你们为什么要冷战?”

“涂珠不喜欢我在外面应酬,这一次,又因为这和我吵架,所以……”

“那你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邓立文回答:“12月15号。”

说这话的时候,方志同注意到邓立文不自觉地揉着右胳膊。

“你的手怎么了?”方志同问。

“风湿。”邓立文不自然地笑笑说。

“涂珠被害的时候,也就是12月18日晚上9点到10点之间,你在哪里?”

“我在一家小酒馆喝酒,然后忽然感到肚子有些不舒服,于是打车离开,直接回家休息了。”

方志同调查了那家小酒馆,那里的伙计证实了邓立文当晚在这里喝酒,当时大约是9点15分,几分钟后他就离开了,至于去了哪里不得而知。

由此看来,邓立文并没有确切的不在场证明。

2.证词

方志同找到涂珠的上司石明。

石明追求涂珠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此刻,他坐在方志同面前,不停地搓着双手。

“你能说说12月18号的事情吗?听你同事说……你扬言要杀了涂珠?”

石明心里一沉,不出所料,警方果然很快查到那件事了。他点点头:“是的,我是这样说过,可是,那不过是我一时气话而已……”

据石明交代,涂珠最近看上了一套房子,想买下来,可是她又没有那么多钱,于是她开口向石明借,石明趁机要求她接受自己的追求。

涂珠拒绝了,然后她像是早有准备般,拿出一叠石明非礼她的照片,要挟他拿钱来换,否则就交给公司上层,毁他名誉,断他前程。

“你非礼过她?”方志同问。

“绝对没有!鬼知道那些照片她是怎么弄出来的!”石明生气地说,“子虚乌有的事我当然不会怕她,我们发生了争执,一气之下我说了句‘别把我逼急了,信不信我杀了你’,这话应该被闻讯赶来的几个同事听见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