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茧

无法摆脱

乔西龙已经有一周没有牵过女友段薇的手了。每次乔西龙想要牵段薇的手时,段薇都会像被电到了一样,大叫一声将手插进衣兜,浑身发抖地蹲到地上。

乔西龙问段薇怎么了,可是对方却摇着头,一句话也不肯说。

段薇的笑容越来越少了,每天都是愁眉苦脸的样子,这让乔西龙倍加心疼。

乔西龙找到段薇的室友戴月月,想问清楚段薇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戴月月将乔西龙拉到学校的一处僻静地方后,才神情紧张地说:“我观察段薇很久了,她每天一到里,就会走出寝室,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回来。有一次我听到她在轻声嘀咕着‘也许这样就可以摆脱掉它了’,后来才知道,段薇是被鬼缠上了。”

一听到段薇被鬼缠上了,乔西龙的心里顿时揪紧了,他急忙问道:“段薇为什么会被鬼缠上,那个鬼什么来头?”

戴月月沉默了几秒后,终于将憋在心里的事讲了出来:

几天前的一天夜里,戴月月没有睡觉,一直在观察着段薇。

不知过了多久,段薇下了床,嘴里嘀咕着:“我怎么还是摆脱不掉它,再这样下去我该怎么办?”然后打开寝室门,走了出去。

戴月月急忙下了床,披了件衣服便跟了出去。

戴月月看到,段薇一路上都在搓着手,并且从手上往下撕扯着什么东西,随即扔到地上。

当戴月月看清楚段薇扔掉的竟是一张张薄皮时,吓得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儿了。那些薄皮上,长满了长长的白色黏丝,看上去格外的触目惊心。

戴月月跟着段薇来到学校废弃的教学楼前,就看到段薇像是下定决心般,大步朝着教学楼里走去。

戴月月心里有些发毛,那栋废弃的教学楼里黑黢黢的,连外面的路灯都显得格外昏暗。

一阵冷风吹过,戴月月听到教学楼里突然响起一阵“砰砰”声。紧接着,段薇的尖叫声从里面传出。

戴月月来不及多想,急忙冲进了废弃的教学楼。她战战兢兢地拿出手机照亮,朝着声音处走去。

当戴月月来到二楼的一间教室外时,她看到了她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幕。

教室里,段薇趴在地上。她的身体正被一大团厚厚的白色黏丝包裹着,只有头露在外面。

段薇一脸痛苦地用头撞击着地面,发出“砰砰”的闷响。段薇的额头已经撞出了血,她却像是不知道疼,口中痛苦地大叫着:“为什么我就是无法摆脱掉它,难道非要我死掉才可以吗?”说完,便再次用头撞击着地面。

楼内黑影

戴月月说到一半,便“呜呜”地哭了起来。

乔西龙听得倍感震惊,急忙安慰了戴月月几句,心急地说:“你先别哭了,之后段薇怎么样了?”

戴月月擦掉眼泪,抽了抽鼻子继续讲了起来:

戴月月正要跑进教室,就看到教室里有个黑影正从段薇的身体里钻出来。紧接着,黑影便发出一阵瘆人的诡笑声。

戴月月听得头皮酥麻一片,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当她看清楚那个黑影的样子时,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黑影的脸上长满了长长的白色黏丝,那些白色黏丝连接在段薇的身上。黑影诡笑着,拖着段薇朝戴月月走来。

此时的段薇看到了门口的戴月月,她满脸是血地朝着戴月月喊道:“你快走,别被它的黏丝碰到,否则你也会和我一样,被它缠上的。”

戴月月眼看那个黑影朝着自己越走越近,没办法去救段薇,头皮发麻地急忙站起来,连滚带爬地跑出了废弃的教学楼。

“我不敢再进那栋教学楼,一直在楼外等着段薇。直到天亮了,她才从里面走出来。”戴月月捂着胸口,腿软地蹲在了地上,继续说道,“我看到出来的段薇眼睛发直地看着上方,脸上的血已经消失不见了。她看到我时,对我说‘我就要摆脱掉它了,因为我就要死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