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鬼约定的事

从前,在湖州城内有一个传说,讲的是谁要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可以找鬼来帮忙,方法是:找一个柳条笆斗来,夜深人静的时候,端着柳条笆斗在空巷子里“捞”着走。如果柳条笆斗沉了,说明有鬼来了,有什么事跟鬼说,如果来的是善鬼,就能帮你去办;如果是恶鬼,那就凶多吉少了。这事风险太大,古往今来也没人敢去尝试,怕求鬼不成,反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

城内有家姓麻的豆腐坊,几代人本本分分,苦心经营,不但攒下了好口碑,也存下了殷实的家产。這年老豆腐匠死了,麻豆倌成了当家人,这家伙不务正业,嗜赌成性,根本无心继承家业,没过多久,好好的豆腐坊就被他败光了。

这天,麻豆倌赌博输了个精光,就孤注一掷,打算找鬼帮忙。

到了深夜,漆黑一片,满天都看不见几颗星星,阴风阵阵,还不时传来一两声猫头鹰的怪叫,更使这夜晚增添了几分恐怖。麻豆倌端着柳条笆斗,在空空荡荡的小巷里走着,身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走着走着,柳条笆斗猛地沉了一下,麻豆倌仗着胆子问道:“你是什么人?”

柳条笆斗里果然发出了声音:“我是胡二赖,你找我干什么?”

胡二赖这个人,麻豆倌以前认识,是个大土匪,杀人放火,恶贯满盈,几年前被官府抓获,砍了脑袋。没想到竟然把他请来了,麻豆倌心想,完了,这回非叫他祸害了不可,可再一想,自己实在走投无路了,于是硬着头皮答道:“我、我赌钱输了,请你帮我赢钱。”

没想到胡二赖爽快地说:“这事没问题,赌钱是我的强项,小菜一碟,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麻豆倌问道:“什么条件?”

“七天内给我八百条枪。”

麻豆倌心想,给鬼送八百条枪,这事一点也不难,只不过是在纸上画八百条枪,再焚化了就行,于是他一口答应了。

“一言为定!”胡二赖说完, 柳条笆斗随即一轻,走了。

麻豆倌回家拆下了一扇房门,卖了几文钱,又来到了赌场。胡二赖这个鬼挺讲信用的,从那天起,麻豆倌每赌必赢,怎么赌怎么赢,没几天就赢了个盆满钵满,赢来的钱多得数都数不过来。麻豆倌有了钱后赌兴高涨,家也不回了,没日没夜地沉溺在赌场里。

麻豆倌又连赌了几天几夜,眼都没合一会儿,憋了两天的一泡尿再也忍不住了,就起身去方便。刚到茅坑边,一头栽倒了,随即头枕着茅坑石就睡了,醒来时已经到了二更天,他摸了摸口袋,钱全不翼而飞了。麻豆倌回到赌场一看,赌局已经散了,人去屋空,他知道是被人算计了,赌场上没好人,只能自认倒霉。

赌场离麻豆倌家有很远一段路,中间还有座高高的独木桥,河水又急又深,人掉下去性命难保,别说黑灯瞎火的夜晚,就是大白天,人走在上面也胆战心惊。赌场小二劝麻豆倌天亮后再回家,可他急着回家拿钱,准备明天一早接着再赌,执意不听好言劝说,摇摇晃晃地上了路。

走着走着,突然阴风四起,飞沙走石,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转眼到了跟前,麻豆倌抬头一看,竟是胡二赖,只见他凶神恶煞一般,大声喝道:“麻豆倌,你为什么不给我送枪?”

麻豆倌这才猛然想起来,这些天只顾赌了,把答应胡二赖的事全给忘到了脑后。他魂飞魄散,颤抖着说:“我……我忘了。”

“言而无信,害得我好苦,吃我一枪!”说着,胡二赖手中的长枪刺了过来,只听得“扑哧”一声,麻豆倌的胸膛被扎了个透心凉,他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麻豆倌醒了过来,想起刚才发生的事,不禁打了个寒颤,他摸了摸胸口,并没有伤,也不觉得疼痛,这才放下心来,心想是做了一场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