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聊斋之庞道人

书生薛玉赴京赶考,途经一荒山,山路崎岖难行,天色渐晚,日落月升,尚未走出山去,不敢留宿山中,只得披星戴月赶路。

恰逢天阴,不时乌云遮月,月光忽明忽暗,树影斑驳,张牙舞爪,很是骇人,薛玉一介书生,素来胆小,深更半夜,在这荒山野岭走的战战兢兢。

走着走着,忽隐隐约约听到有女子哭泣的声音,顿时被吓得魂不附体,强忍恐惧,又向前走了几步,哭声越来越清晰,借着月光向前一看,只见一女子坐在一块山石上,小声啜泣,那女子面若桃花,肤如皎月,长得很是美艳。

“深更半夜,荒山野岭的,怎会有女子在此,莫不是山中精怪所化?”薛玉念及此处,心中惶恐,不敢上前。

“公子救我。”那女子看到薛玉,开口说道:“小女是山下李村人氏,随父亲投奔亲戚,途经此山,不料在山中遭遇豺狼,父亲丧命,我逃跑途中崴了脚,被困在此已有两天两夜,还望公子搭救。”

薛玉起初将信将疑,然见那女子说得真诚,不似有假,又见她楚楚可怜,不禁动了恻隐之心,便上前安抚,而后应那女子所求,背其前行。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小女愿以身相许。”那女子伏在薛玉背上,搂住薛玉的脖颈,在薛玉耳旁轻轻说道,苏音细语,魅人心神,喘息之间,气若幽兰,薛玉不禁心猿意马,而后羞愧不已,心中默诵圣贤书,克制己心。

“举……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姑娘不必如此。”

“莫不是……公子嫌弃小女面相丑陋?”

“姑娘说笑了,姑娘长得花容月貌,方桃譬李,只是在下不愿乘人之危。”

“那……我若是喜欢让公子乘人之危呢?”女子音若琴弦,甚是动听,言语挑逗薛玉,薛玉却充耳不闻。

女子见此,似有些气恼,张嘴朝着薛玉吐了一口气,薛玉顿时感觉阵阵幽香传来,意乱情迷,心神荡漾,难以自禁,他晃了晃头,稍稍清醒了些,慌忙将那女子放下,自行囊中取出水来,连喝几口,却仍感觉口干舌燥。

 

“荒郊野外,你我两人独处,公子难道就不想做些什么吗?”那女子媚笑,靠近薛玉说道。

“姑……姑娘请自重。”薛玉连连后退。

“你……”女子柳眉倒竖,显得颇为恼怒。

这时忽听一阵笑声传来,自暗处走出三个人,“小妹你这次可是栽了。”

“你们……你们是何人?”薛玉望着三人,开口问道。

“我们是何人?我们不是人。”那三人面色狰狞,围着薛玉狞笑不止。

薛玉见此,大骇,知道怕是遇见了山中精怪,撒腿便跑。

“公子莫要走,不要丢下小女。”薛玉回头一看,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只见那女子先前洁白如玉的肌肤变得皱皱巴巴,如同树皮一般,张开枯枝一般的五指,向着自己抓来,薛玉被吓得脸色煞白,脚下一滑,跌倒在地。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青芒闪过,女子双手被齐齐斩断,落在地上,化为两根树枝,一身着道衣,手持青锋剑的道人奔到薛玉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带着薛玉逃走,身后传来那女子的咒骂声:“臭道士又坏我好事,看你还能嚣张多久。”

薛玉被道人拉扯着,只觉得耳旁风声呼啸,待停下来时已在一道观前了,道人将薛玉带到观中歇息,薛玉谢道人救命之恩,而后询问道人名号,道人答道:“庞道人。”

 

庞道人告诉薛玉,此山中妖魔鬼怪甚多,要其在观中歇息一晚,待明日天亮再走,日光之下,妖邪不敢现身,薛玉欣然同意,又向庞道人道谢,庞道人随后将薛玉带到一间厢房,房中有床铺,薛玉早已疲惫不堪,又困又累,倒床便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