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故事之画鬼

明朝年间,洛阳城中有一恶少名叫韩彪,他倚仗姨父在朝中为官,经常祸乱乡邻,百姓虽有怨恨,却也无可奈何。

这一日,韩彪率领爪牙在街头闲逛,迎面撞见一对外乡母女。他见那年轻女子貌美如花,顿时起了色心,竟欲上前调戏。少女惊得花容失色,连连躲闪,她身旁的老母忙护住女儿,大声质问道:“你是何人!怎么这般无理,难道不惧王法吗?”“王法?小爷就是王法,闪开!”说罢,用力一挥手将她推倒在地。随后,如同饿狼般扑向那少女。

那姑娘夺路而逃,毕竟是三寸金莲,极不灵便,眼看就要被歹人追上,她竟一个踉跄,栽入一旁河中。

韩彪如同疯狗般号令下人快去打捞。可是费了一番工夫,将那少女拉上来后,才发觉她早已溺水而亡了。其母痛不欲生,拉住韩彪要去见官理论,韩彪猛踢她一脚,说道:“老婆子,你女儿自己寻死,怨不得我,滚开!”便扬长而去。只留下哭天抢地的老妇,和一群围观百姓。

就在此时,有一个驼背老者经过这里,他背后的行囊中,插着几轴画卷,看模样像是行走江湖的画贩。老者从旁人口中获悉详情后,眉头一皱,径自掏出笔墨纸砚,描抹起来。好心的路人纷纷掏出铜钱,欲资助这可怜的老妇,忽听到有人惊呼:“这姑娘没死!”众人定睛看去,就见那少女的身体有了些许反应,猛然间,她睁开双眼,咳出几口水,渐渐恢复了神智。老妇一把抱住女儿:“我苦命的孩子,你可吓死我啦!”忽然,又听到一声惊呼:“快看这张画!”大伙这才看见地上摆放着一轴画卷,画中之人正是这溺水的少女,她像被水波托出河面一般,众人不禁啧啧称奇。画上隐现几行小字:得获重生,速速远离,带上此画,可避灾星。

众人这才想起,这张画正是那驼背老者所作,这会儿,他早已不见踪迹。“难道他是未卜先知的神人?”“先别管这些,照做就是了。”在大伙的帮衬下,母女二人带上画卷,匆匆离去。

而此刻,韩彪百无聊赖,独自去了一家戏院。他正听到动情之处时,门外跑来一个獐头鼠目的奴才:“公子,今日落水女子并未淹死,如今已同她母亲往城南外而去了!”韩彪一听,顿时来了兴致:“快,快带我去!”“公子,这等小事何需你出马,我这就招呼兄弟们把她请来。”韩彪大喜过望:“好,我去百鲜楼定下一席酒宴,你们可要恭恭敬敬地将她二人请来。”

 

傍晚时分,韩彪倚坐在百鲜楼的雅间中,静候佳人到来。这时门外传来了轻盈的脚步声,紧接着,传来房门轻启的声音,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他抬头一看,顿时脸色大变!此刻,推门而入的,并非他翘首以盼的美娇娘,而是一个黄面的驼背老者。“你是何人,怎会来此!”

驼背老者幽幽说道:“公子,请不要误会,我只是个卖画人。”他说着,从背后的布袋中取出几轴书画,在韩彪面前扬了一扬。韩彪冷冷回道:“小爷我今日有事,无心与你废话,快快离开!”驼背老者也不发怒,反而笑嘻嘻地凑上前去:“我这画可不是一般凡品,您看后定然着迷!”说着,他的双眼紧盯着韩彪的面颊。

说也奇怪,韩彪与他的眼神交接后,顿时如中电击,一时间,竟然有些犯晕。他茫然地应道:“既如此,就请呈上书画吧!”驼背老者取来一卷画,徐徐展开,韩彪抬眼望去,不禁大吃一惊。这是幅笔法精练的工笔画,画中景致惟妙惟肖,确实是世间少见的珍品。“这,这画好生诡异!如,如同真的一般!”驼背老者笑着说道:“公子,这画的妙处还多着呢,请细细看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