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聊斋之狐妹

第一章、初遇白狐

岚枫本是一浪荡公子,父亲是当朝的一品大员,母亲也出自当地豪绅,岚枫自幼便享尽人间荣华极乐,整日里醉生梦死,逍遥快活,他为人虽浪荡不羁却颇有文采,虽不是人杰,年纪轻轻却得了探花之名,也颇有些武艺,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官场里暗潮汹涌你争我夺,岚枫的父亲身居高位却也有身不由己之时,虽不是两袖清风,却也是乐善好施,一副慈悲心肠。

然而树大招风,正当他如日中天之时,谁知惨遭奸人陷害家道中落,夫妻双亡满门被诛,唯岚枫侥幸存活,自此卧薪尝胆几经周折,终于替家人报了那血海深仇,岚枫想尽人间富贵荣华却也尝尽人间疾苦,人世浮沉蓦然回首才知人生如戏,曾经锦衣玉食、风光无限、一之间竟落魄无依,万念俱灰的他为避世俗,只好隐遁于山林再不问世事。

那日风雪交加,岚枫在山林中打柴回来,山路崎岖又加上风雪险阻,饥寒交迫的他举步维艰,忽然脚下一滑又滚落山下,心灰意冷的他看着那飞雪漫漫将自己掩埋,而无动于衷,正当他万念俱灰时,忽然发现有什么东西向他走来,这山林里尽是野兽,岚枫倒也不怕,只等那野物快些走近好了结自己,可等了许久也不见那野物过来,岚枫忽睁开眼睛,原是一只白狐倒在了他的近前,想必是大雪封山多日觅不得食物饿得昏死过去,苍茫雪岭孤身一人却偶遇这生灵,也实属不易,同是涯沦落人,看着那只奄奄一息的白狐岚枫一时感慨万千,随即把它暖在怀里。

“生不得生,死亦不得好死,唉!”岚枫忽然挣扎着从雪中爬起,捡起滚落的干柴继续前行磕磕绊绊总算回到家中。

然而这再不是雕梁画栋,亭台楼阁的豪宅雅居,只是在这山中偶然寻得一所破庙以求栖身而已,一进家门岚枫便生起火种,随即将白狐放在火堆旁,饥饿难忍,然家中已无多余稻米可食,看着昏迷中的白狐,亦是饥饿人眼中的一碗肉罢了,想到这岚枫突然操起尖刀寻思了半晌,此时,白狐微微睁开眼睛,那绝望的目光在岚枫的脸上游离着,那一瞬间岚枫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仿佛那无数双熟悉的眼睛正在注视着他,他随即便放下了这手中的尖刀,只得将手中的半捧碎米熬了一锅稀粥,与白狐灌食下去,自己也食了半碗,然风雪交加食不果腹,只好相拥而眠以抵这辘辘饥肠。

次日清晨阳光明媚,岚枫一觉醒来却不见白狐,正四下寻觅时,只见有一剪人影破窗中而入,回头时那只白狐已然走到他的面前,随即将嘴里之物放与他的身旁。岚枫定睛一看原是几只肥硕的松鼠,还未等岚枫回神,白狐便用爪子拍了拍松鼠,后又跳下桌子用嘴衔来几根木柴放于脚下,岚枫见状惊喜不已,没想到这白狐竟如此有灵性,随即生火将那几只松鼠煮而分食,自从隐遁这山林岚枫还从未抓到过如此美味珍馐,也未曾像今日吃得这样饱,不觉心满意得起来。

“兄弟你如此聪慧,为何也沦落至此?”在草席之上悠哉的岚枫看着白狐问道,而白狐却扭头不理。

“哎,那我该如何唤你呀?”岚枫似乎在自言自语,然只见白狐一跃而起跑到门口,竟蹲着撒起尿来。

“哈哈……难怪你不理我原是一只雌狐,唉!也罢,这深山密林除了那些想吃了我的毒虫野兽,挡我路的朽木枯石,还未曾有你这样的灵物听我絮叨,你我倒是有些缘分,从今以后我便唤你狐妹如何?光阴若岁尘世繁华却不得安宁,你若不弃便与我在此虚度了这光阴如何?”白狐似乎能听懂岚枫的话,兴奋地在他身旁打起了滚儿。

就这样岚枫与那白狐便在这个冰封的世界里相依为命,那白狐好生灵性,平日里白狐总能帮着岚枫寻得猎物的踪迹,有时也会捕获一些岚枫不能抓获的野味,如松鼠、雀鸟、鸽子、山鸡之类的飞禽,甚至还与岚枫一同擒过蟒蛇虎狼之类的恶兽,寒冬虽冷白狐却与岚枫寸步不离,有时跟着上山砍柴,有时也会跟着到山下用毛皮换些米面之类的食材,闲暇之时也会带着白狐四处游览一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