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井案

1.井底女尸

知县清早升堂,乌牛乡地保带着保丁,捆了个精干后生上堂,后面哭哭啼啼的是首富胡大富。一个衣着单薄的疤拉脸黑大汉紧随其后,双手揣在袖中抖抖瑟瑟,再后面是一群家丁抬具女尸。

见了知县,一应人等跪了一大片,被捆的后生跟胡大富比赛似的喊冤,把知县吵麻了头,一拍惊堂木大喝:“统统给我住口!”

堂下安静下来,知县再问:“哪个是原告?哪个是被告?哪个是证人?”

地保向前代答,他指着胡大富说:“老爷,他是原告!”又指被绑后生说是被告,再指那个疤拉脸说他是证人。

地保呈词:年关将近,大雪纷纷,乡下很少有人出门。今日凌晨,乌牛乡东头牛牯村口有人高呼:“杀人了!”

喊声惊醒了大户胡大富,他带着仆人到村口,见前村赌棍四黑牯——就是那个疤拉脸,正在枯井边怪叫。这井早些年就已干涸,井深十来丈,看不清底下。见四黑牯鬼叫鬼叫的,张大富大喝一声:“四黑牯,你鬼吼个啥?”

四黑牯说井中有人行凶!

张大富忙让仆人放绳索下去查看,结果从井里救起了一个年轻后生和一具僵硬的尸体,一看尸体,竟是自己的女儿小玉!小玉衣衫被人撕碎,全身冰冷断气多时,模样像先奸后杀。

张大富记得女儿昨晚还在绣楼,怎么今早就死在枯井了呢?回家搜查女儿房间,里头整整齐齐,只不见纹银五十两和金银首饰一包。搜那后生包裹,发现纹银五十两,想来是他勾引小玉盗银,见色起心、见财起意谋害小玉……

见女儿死得耻辱凄惨,胡大富气得发抖,喝令家丁将这人打得半死,交给地保押到衙门,并带四黑牯上堂作证,请县太爷严惩歹徒!

知县询问证人,四黑牯说昨晚在赌场输个精光,回家走到村口,听枯井里有人呼救,急到井边一看,里头一男一女,一人大喊救命一人僵硬不动……

知县再问被告,后生说他是个卖唱艺人,走江湖三年挣银五十两。今年他想赶回家过年,走到一个村口时,因天黑路滑不小心掉进枯井,砸着个软绵绵东西,一摸是具冰冷尸体!后生吓落三魂七魄,在井中大喊救命,半天喊不到人,凌晨时嗓子快喊哑了才来一个人,那人到井边便高喊:“杀人了!”

村里人出来把后生拉了起来,又捞起尸体。糊里糊涂中,后生被一顿猛揍,昏头晕脑地被捆到了县衙。

三方呈述完毕,知县细推细问,原告、被告都喊冤枉。胡大富要老爷作主,将凶手绳之以法,为他女儿报仇;后生一口咬定他失足落井,女尸早在井中,求老爷明察冤情!

2.飞来一只玉鸽

知县沉吟半晌,令忤作认真验尸,自己则带人到现场勘查枯井,再到小玉的绣楼检查。知县、衙役正在绣楼忙碌,只听“咕咕”一阵鸟叫,飞进一只白雪似的玉鸽,见有陌生人又惊飞出去。

知县见鸽子漂亮,随口向胡大富一问,胡大富却说他家没养鸽。知县沉吟半晌,问:“你的亲戚朋友间,有没有年轻小伙儿常来家里走动?”

胡大富说,胡家高墙大院、门风甚严,三尺孩童不能踏进一步,唯妻侄余三公子,小时常来长住。不过长大后也来得少了,只逢年过节走动一下。

 

知县回衙传余三公子上堂,见是个英俊潇洒的小秀才,他一拍惊堂木,故意喝问他,身为秀才因何不守规矩,勾引表妹胡小玉见色起心、谋财害命?吓得余三公子大喊冤枉,说他跟表妹都是大户人家,两家门风严峻男女大防,见一面都难,怎能勾引,更何谈谋财害命?

知县继续追问余三公子案发时人在哪里?得到的回答却是,那日余三公子因课业不佳,被父亲锁在书斋,还派了个贴身老仆相随,根本无暇分身。知县只得提出那个后生,定了个勾引良家妇女、杀人害命的大罪,判了斩监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