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指

听我爷爷讲,我老爷爷年轻时曾被土匪绑过票。在当时,如果是有钱人家被绑票,可用钱将人赎回来。可我家穷,所以老爷爷就被土匪留在山上当了土匪。我老爷爷被绑的那年只有十六岁,土匪头子马占山见他机灵,就把他留在身边做了一名马弁。

一天早晨,马占山带着一群土匪到附近的一个集子去打劫。

集子的人听说土匪来了,一下子全跑了个精光,唯独十字路口一个摆药摊的先生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马占山带着我老爷爷和几个土匪来到这人跟前,其中一个叫宋三的土匪小头目跑上前去,抓住药摊先生的衣服一把将他提起来,劈面就是几个耳光,然后将他的一条胳膊反扭到背后,一脚将他踢跪到地上。

药摊先生一边喊“哎哟”,一边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无故打人?”

宋三道:“老子是谁你不知道,难道你的狗眼瞎了不成?”

药摊先生道:“这位爷你说对了,老朽还真是瞎子,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时,土匪们才看清,这人果然是个瞎子,马占山示意宋三松手。那人站起来拍了拍袍子上的灰,问道:“方才扭老朽的是哪位爷?”宋三拔出枪顶住药摊先生的额角喝道:“是老子,你要怎样?”药摊先生道:“老朽一个瞎子,能把你怎样?只是刚才你扭老朽的胳膊时,老朽感觉你的脉象有点冲,想看看你到底还能活多久。”

宋三觉得药摊先生在咒他,正要发作,见一旁的马占山示意让药摊先生替他把脉,只得把胳膊伸了过去。药摊先生把着把着,神情渐渐变得暗淡下来。宋三感觉到几分不妙,于是用乞求的口吻问道:“老人家,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宋三的反复追问下,药摊先生才告诉他说:“官爷,实不相瞒,你还有三个时辰的活头,还有什么要紧事没办完赶快去办!”

宋三一听,当场就瘫软在地上。一个叫四狗子的土匪可不信这个邪,一边扶起宋三一边劝道:“一个瞎子的话你也信?他是有意在咒你!”

半天没吭声的马占山禁不住发话了:“老先生,也请给在下看看!”说着撩起袖子将胳膊伸了过去。

不想药摊先生却道:“师傅将这门技艺传给老朽时曾立下规矩,每天只能看一人,再看就不灵了。”

马占山见说,不由冷笑一声,道:“你平常都是替别人看,不知替自己看过没有?你到底能活多久?”

药摊先生道:“老朽今年五十有八,民间不是有句俗话叫‘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拉自己去吗?嘿嘿,老朽替自己算过,还有二十四五个年头的活头……不过……”

马占山见说,一下将盒子炮掏出来,用枪口顶住药摊先生的额角喝道:“老子现在就要你的命,看你怎么活!”

药摊先生道:“老朽早就算计过了,今天是个坎,要是过得去,还能活上二十四五年……”

马占山道:“少在老子面前耍花招!来人,先将这老东西绑上,三个时辰后如果宋三没事,就拿他点天灯!”

药摊先生被土匪五花大绑,押上山去,绑在一棵大树上。为防意外,马占山让宋三哪儿也别去,端把椅子坐在空地上看住药摊先生。同时,马占山还将他的那块怀表交给我老爷爷看时间,并且反复叮嘱,时辰到了宋三没事,就对药摊先生下手。

太阳从树梢爬上头顶,不一会儿就西斜了。宋三坐一会儿、站一会儿,再不就在空场上踱几步。只有三个时辰的活头,不知是真是假,就算三个时辰后真的会死,怎么个死法?被东西砸死?吃饭噎死?掉到河里淹死?走火被枪打死?自己小心点,看它能怎么作……宋三独个在那里胡思乱想,药摊先生则被绑在那里一声不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