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聊斋之求棺

最先发现院子里有异样的是李生,当时正值黄昏,四个读书人在同一个房间里读书作诗,而靠窗而坐的李生,无意间从手里的《左传》中抬起头来,看到院子里的一株老槐树下,有什么东西在动。

他抬起宽大的袖子,擦了擦眼睛,看到一个小孩子在那里蹦蹦跳跳。

李生起初不起为意,毕竟这荒僻的院落,应该不止他们四个贫穷读书人在住,也可能有别的人来,只是四个书呆子整天把自己埋在书堆里,没有注意到罢了。说起这四个人,本不是来自同乡,却因同样要进京赶考,路途中偶遇,相谈甚欢,所以结为好友,而他们同住在这偏远荒废的宅子里,也因为同一个原因:家境贫穷,进京盘缠无多,一路之中,必须尽量节衣缩食,才能苦苦支撑。

而有时候,这宅子里也会有一些流浪人住进来,拖家带口的,住个三两天,歇歇脚,然后再接着赶路。因此院子里出现一个小孩,不仅是李生,即使是其他三个读书人看到了,也不会太注意。

直到晚上,窗外院子里老槐树下那蹦蹦跳跳的声音还在继续,那“嗒嗒”的声音在安静下来的色里非常明显,而这一次,就不只是窗边的李生听到了,其他三个读书人也听到了,其中一个名叫崔生的读书人性格相对来说暴躁一些,他走到窗边,借着月色看到那个正蹦蹦跳跳的孩子,忍不住喊了一声:“谁家小孩,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害你爷娘担心!”

月色里,那小孩听到这边窗口发出的声音,把脸缓缓转过来,崔生又喊了一句:“小孩快些回家吧,省得你爷娘好找!”

谁知道那孩子竟然朝着窗口这边跳过来了,一边跳跃着,一边喊“爹爹”。

四人面面相觑,然后一起看着窗外,那孩子近前之后,四人不由得大吸一口冷气,只见他穿着非常破烂,身上似乎在斑斑血痕,正待仔细观察和询问时,小孩一跳一跳闪到旁边去了。四人以为能够就此安静下来,却不曾想那“嗒嗒”声更加明显,然后在房间口响起,这个时候,小孩子已经站在了门口。

原来他方才只是跳到旁边的大门那里,由正门进来,径直来到了四个读书人的房间里。一张旧木桌上燃着两只油灯,灯光照得一室温馨明亮,这灯油之费,也是四人一起拼凑。在灯光里,四人看到那孩子岂止是穿着破烂而已,他的身体也是不完整的,单单脸上就有好几处破损,凝固的红褐色血块定格在那里,而他的肩膀,胳膊,手指,膝盖,等等都有不规则的破损,满身血污。

四人待要询问,却同时发出了惊叫声,因为那孩子的裸露在残破衣衫外的皮肤,惨白。那不是寻常人所有的肤色。

崔生正站起来要说什么,那孩子却飞快地跑过来,喊着:“爹爹,我好冷,我好饿。”崔生正低头间,就看到那孩子已来到他身旁,抓住了他的衣角,崔生急忙使劲甩动起来,:“孩子休要认错人,我可不是你爹爹。”

在拉扯间,崔生发现他的身体是冰冷的,于是大喊起来:“鬼啊!”

其他三个读书人其实早就看到事情不妙,急忙起身,一起围过来,然后抓住那小鬼,扔出了窗外,然后两个人去闩门,两个人关窗。

这一夜,四个读书人都没有办法安心读书了,因为小鬼的声音和“嗒嗒”脚步声始终在院子里和这窗外响着,直到黎明时分,附近村子里隐约的鸡鸣声传来时,小鬼闹腾的声音才消失。

第二天,四人重新打起精神来读书,一整个白天,平静无事。

又是黄昏时分,一阵“嗒嗒”声在房间里响起,四人看到那小鬼又来到了房间里。他们以为昨晚把他扔出去,他不会再来,因此也没有采取防范措施,小鬼这次把目标转向了李生,他仍旧蹦蹦跳跳地过去,来到李生跟前,说:“爹爹,我好冷,我好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